首页 云散月不知 第9章:唯我风云

云散月不知

四月樱桃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842

    连载(字)

92842位书友共同开启《云散月不知》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唯我风云

云散月不知 四月樱桃 92842 2019-09-02

再度消失!

“既然被抓住了,慌又有什么用?”罗峰笑着。

笼罩一个星域的虚拟世界,还是说笼罩一个星区,乃至笼罩一个人类疆域,或者笼罩整个虚拟宇宙!

冰狱星……便在六大危险区之一‘冰狱星带’中!

像魔手王分裂神体,一个60%,一个40%,其中那60%的不朽神体也就具有完美状态时十分之一实力。至于40%不朽神体更是弱小……这种情况下,两个分裂神体,战斗力都明显弱太多太多了。

此刻的罗峰,依旧不知道两年多前在魔手星上杀死的那位‘魔手王’娑罗普只是分裂神体,毕竟这种概率实在很小。其实就算知道,罗峰也没办法,因为娑罗普另外一分裂神体藏的肯定很偏远隐秘。

*******

……

罗峰看着巴巴塔,没打扰此时的巴巴塔。

“那是——”

“站住。”截离王喊道。

“老师。”罗峰恭敬行礼。

风吹着,罗峰仰头看着天空中那肉眼可见的运转的法则秘纹。

兽神无声咆哮,尾巴也奋力欲要抽打。

刷。

他们何等眼力?虽说伯兰天赋乍一看超过罗峰、戎钧,可『性』格缺陷注定其成就很难太高,除非『性』格缺陷得到弥补。而戎钧和罗峰就不一样了,罗峰那可怕到看清本心,无比坚定本心的意志,这样的天才……即使进步不快,可会一直前进,终究会成为超级强者。

论年轻一代。

虚拟宇宙,通天山位面空间。

刷!

而罗峰却是在那一战后,离开双子旋域后,就直接悄然神国传送回到了人类疆域。

“殿下。”

查漭王在那诸多强者群中,环顾四周,声音犹如雷鸣,浩浩『荡』『荡』传开,“刀河王乃是我人类强者,虽然已经退役,可他毕竟是人类!在场诸位强者中恐怕也有三成都是鸿盟成员,难道大家也想要对我人类强者下手?”

三支队伍中其中有一名有着雪白『色』『毛』发,鼻子尖尖的宛如猴子般的生物,低沉道,“你们的探测仪都没发现,可是我的‘微型探测仪’却发现就在距离我22公里外,有另一股微型探测仪隐匿着那片区域。”说着便遥指一个方向。

“的确是好友。”

可这三支队伍中有一个例外……便是那雪角王。

“诸位别急。”雪角王阴冷道,“这位刀河王……虽不知道原因,可我尝试透过军队系统将他发送求救,他刀河王的虚拟宇宙编号,诸多强者共知。我专门发送……按理说,即使他关闭虚拟宇宙接收,军队系统只会说对方关闭接收,可这次军队系统的反应却是……对方已退役!不在军队系统内,无法发送求救。”

这十几支队伍虽在飞行赶来,可他们的探测仪却发现这里一切。

顿时哗哗然浩浩『荡』『荡』一片。

天阵王和身后站着的那位魁梧满是鳞甲的异族强者,都看向那空间波动特殊处。

“轰!”“轰!”“轰!”在天阵王、魑芒王气息暴涨的同时,极虹王一方三位封王极限毫不犹豫也燃烧了不朽神力,这也『逼』的天阵王麾下另外两位仆从也燃烧了不朽神力。

关键时刻罗峰能让他们出来,即使因为战斗太疯狂,无法引动世界戒指内的‘世界之力’,以那七位超级强者实力,完全可以强行破开一方世界出来。

嗡~~~

“太疯狂了,连封王巅峰、封王极限都陨落,我们还是暂时离开星辰塔。”

“主人,诸多宝物在600亿混元单位左右。”重箭王恭敬道。

“可怕的刀河王。”

重箭王有紫钟在身,也无惧对方燃烧不朽神力,也能耗死对方。

毕竟……星辰塔,关系重大,但凡有一丝危险都不能赌。

空间震颤,虬甲堠族两名强者宛如两座移动堡垒,碾压着宇宙空间,直接围攻向重箭王。

“黑鸦王,解决了那刀河王!”

“我俩最多缠住重箭王一会儿,你可得速战速决。”两名虬甲堠族强者都传音急切道。

“一个靠火神源晶才炸的紫钟王陨落、重箭王陷入沉睡,一战成名!这刀河王……也就防御逆天,比一般封王极限强者的防御还强,而且那那柄战刀也极为厉害,曾经连杀十余名封王不朽,一刀一个,我不能被他的战刀碰上。”黑鸦王很清楚刀河王的情报。

黑鸦王的碧绿『色』眼眸掠过一丝疯狂,遥看远处罗峰,瞬间施展了灵魂幻术,肉眼无法看到的灵魂幻术瞬间穿透罗峰体表的‘将甲’,威力削弱后,依旧进入罗峰体内。

呼啦!

“『操』控这《万心控魂秘法》……威力自然极强,而黑鸦王现在实力恐怕不及之前十分之一。我很有希望能够控制住他。”罗峰全力以赴,死死盯着黑鸦王,开始强行渗透进行控制。

“刀河王!”黑鸦王刺耳怪笑着,“你的奴仆重箭王呢?也召唤出来吧。”

剑闼王身躯高大,罗峰在他面前就仿佛孩童般矮小。可他这位纵横金岚宇宙国的超级强者此时却是心慌慌,看到清单上清楚描写的一切,他蒙了,此时的剑闼王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念头,有的只是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