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人心所向
作者: 涪江月章节字数:93172万

孙太医连连点头,来到暗室门口,看到里面的情形,也是吓了一跳。但他到底是经历过多少年京城风云的太医,这种血腥骇人的情形虽然少,但亦不是没有过。定了定神,走了进去,给崔意端把脉。

“好!”程铭痛快地答应。

    若是折损深埋一部分的记忆,是重生的代价,那么如今到底也是她赚了。

藏锋哼了一声,“这是金蝉丝网,你手中即便拿的是宝剑,自然也销不断。这网砍不断,烧不断。拿来给你用,省了本座一番功夫。”

“你这个想法简直是不敢想象!”谢云澜唏嘘片刻,分族分宗是大事儿,世家大族,最怕的就是分而化之,可是对于根系太大的谢氏来说,这还真是对付皇权最好的反击。皇上就想要偌大的谢氏倾覆,而谢芳华则是不等皇上动手,却自己分了谢氏,那么可想而知,皇上知道后,该是多么的……

秦铮

谢芳华伸手捶他,哭得太久,嗓子哑,断断续续地哽咽,“我这么一点儿眼泪,怎么会哭塌院墙……”

谢芳华一招不得手,随后追到了院中,秦铮随手折了一株梅枝,转眼间,二人便围着梅树之间的空隙间隔打了起来。

谢芳华见他没什么吩咐,便随意地将整个小书房的藏书浏览了一遍,然后拿起一本在无名山没见过的孤本靠着书架散漫地看了起来。

她床底的匣子里的确放着父亲写来的书信。

皇帝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清清淡淡,孙太医诊断不出她的病,她也没什么情绪,像是经历得太多,已经习惯了,失望太多,便也无所畏惧了。他叹息一声,“孙太医诊断不出来不要紧,继续遍访天下医者,总有人能有神医之术。”

今日上墙者:桀舛时光de谎言,lv1,书童[2015—01—26]“阿情你造伐?今天我们班玩撕名牌,我把”京门风月“当线索让他们找了(*^__^*)……”

谢云澜此时也抬起头,看了那二人一眼,目光沉暗,慢慢开口,话语却是对谢芳华说,“芳华,你先回府吧”

他们这样死了,那他呢?

“四皇子习武修,学治国之略,心机颇深,加之善谋,再加之满朝武心之所向。若是没有大意外,不久之后,皇上立太子非他莫属。他日,登基为帝。南秦国富兵强,万民拥护,一朝决策在手,岂能没有征服天下之心?更何况,他在漠北军营这么久,不止收服了漠北军心,也对边境情形了如指掌。”谢云澜含笑看着言轻,“届时,北齐若是国富兵强也还好,有能与南秦一较高低之力,若没有,那么,不用我说,也是可想而知。”

“是有一个女子说我祖父在这里被杀了。我就赶来了,我父亲外出,没在京中,母亲和二娘坐车赶过来,在后面。”孙卓看着谢芳华,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

秦铮不再说话,继续又要睡去。

谢芳华蹲下身,坐在火炉前,盯着汤药,静静地看着。

谢芳华愣了一下,扬眉看着他。

对于在暗市抹白了她的身份之事,应该是言宸在她被秦铮劫入英亲王府之后做的。因为她被秦铮要在身边,四周的视线霎时对她聚来,她哑女的身份不止引人注目,她的背景来历更会被人所查,若想不被人查到蛛丝马迹,只能全部都抹去,这虽然最引人怀疑,但也最有效。可是她没想到连皇上、皇后也惊动了来查她。

燕亭“啊”地叫了一声,捂住眼睛,滚出了老远。

燕亭吐了一口气,拽拽被烧焦了的一缕头发,站起身,在水缸里照了照,泄气道,“当真如此,果然是不容易啊!”

林七立即禁了声。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秦铮拿着书的手一顿,抬眼看她。

“你……你怎么在这里?”宋方不敢置信,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出门遇到了秦铮。尤其他身边的女子倾城绝色,细看之下,正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谢芳华。他一时呆在了原地。

宋方出了房门后,迎面碰到秦铮,顿时睁大眼睛,“秦铮兄?”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嗯?”谢芳华看着她们。

“据说,在一个时辰前,丽云庵发生了山体滑坡,因为丽云庵坐落半山腰,整个丽云庵都被埋在了泥土下。”侍画道。

“娘,您可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做的?”金燕闻言凑近大长公主。

“走吧!”大长公主喊人服侍披上雨披。

谢芳华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

谢芳华敛了神色,点点头。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谢芳华抬眼看英亲王妃。

李沐清站着没动。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二人直起身,又齐齐给英亲王妃见礼。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秦铮来到床前,仔仔细细地看了韩述一眼,偏头看向谢芳华。

“因为他和衣而睡,里衣上的褶皱不全是睡觉压的,而是淋了雨。因为昨夜下的雨大,他不曾踏出房门,否则,就不会仅仅是沾了些雨,染了些潮气了。我猜测,他半夜应该是打开过窗子,时间不太长,风夹着雨顺着窗子吹进来,他身上穿的上好的锦衣沾了些雨气水汽,染了湿潮,才是如今这皱皱巴巴的样子,尤其是衣服摸着手感发涩。”谢芳华道。

“你若是扎了手,我还得照顾你。算了!我本来也不十分爱吃鱼。”谢云澜道。

谢云澜点点她额头,肯定地道,“没错,谢氏米粮很缺钱。”

马车走了半个时辰,缓缓地停了下来。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飞雁摇摇头,“曾经有人给了杀手门一大笔定金,要查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我们手下了定金,可是却没调查出所以然来。后来将定金退还给了对方。”

“哦?”秦铮扬眉,懒洋洋地问,“当初是什么人要查谢云澜?”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二人出了府,向城楼而去。

秦钰看向谢芳华,谢芳华对他点头,二人一起抬步出了谢氏六房。

“是。”小泉子立即招手,有人来拖了许大夫向外走去。

谢芳华转头看向明夫人,“六婶母,为了使得谢氏六房安全无虞,一万御林军先在府外护着你们。待将京城脏污肃清了,再扯掉御林军吧,你们委屈了,用不了几日。”

她的命,担负着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的命。他们加在一起,就是南秦半壁江山基业。

看着燃烧得旺旺的火光,她似乎看到了谢氏未来的希望。

秦铮听罢后,冷眼看着秦铮,凉凉地说,“若是你不想身上被洒上酒,十坛酒也洒不到。”

“看看那辆车。”秦铮道。

右相一愣。

秦钰又与她闲话几句,回了寝宫休息。

秦钰批阅完一日的奏折从御书房回来用晚膳时,便见谢芳华立在窗前,夜幕的暗影将她笼罩,她周身的气息如雾霭,沉如天昏。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摆手,“起来吧,我让你跟着就是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要听我的话。不要三天两头给某人传话我的消息,否则,我能容得下你,秦铮也容不下你。死个把个人,我在乎,秦铮可不在乎。”

秦钰冷哼一声,没再做声,向外走去。

“铮表哥,你和芳华妹妹若是无事儿,不如一起去逛玉宝楼吧!”金燕打量谢芳华素净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枚朱钗,别无她物,她诚心地建议道,“芳华妹妹今日的穿着打扮实在太素了。”

因玉宝楼面向的是非富即贵的南秦京城各大府邸后宅的女眷贵圈,所以,不像是寻常脂粉店铺那般有闲杂人。里面有几个朝中大臣府邸的家眷,见三人来了,身份高些的上前搭了两句话,身份低些的连忙避开了。

秦铮微微颔首,对那掌柜的道,“将那只簪子拿过来看看。”

那掌柜的闻言点点头,去了后屋,不多时,他出来,手里拿了一个精致的匣子,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支男士式样的簪子,他道,“据巧手师傅说,是发现了一块好玉,他为了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材料,想来想去,便选了做一对簪钗。”

    “住嘴!若是压制不住,你就出去吧!不用管我了。”谢云澜强行下了命令。

    她虽然心里转了九曲十八弯,但是面色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只呆呆地站着,似乎茫然无措,听不懂二人的说话。

    是属于……谢云澜的……

不多时,听言端着饭菜进来,见她支着额头靠在椅子上喝水,顿时笑了,“听音,你这样靠在椅子上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公子,怪不得公子见了你就喜欢得不行。”

虽然二人相差不过一岁,但他的身影站在她身后,却足足高了一头半还多。近距离下,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清冽的气息,融合了梅花香气,分外令人恍惚。

“这下面的方盒是王妃命兰妈妈给你选出的两套首饰,也命我一并带来了。”翠荷掀开衣物,露出下面的一个精致的方盒,她轻轻打开,里面珠翠首饰光华宝鉴。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谢芳华和英亲王妃坐在一辆车上,英亲王妃低声说,“华丫头,你觉不觉得此事太巧了今日天气好,外面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定然是车水马龙,荥阳郑氏的二公子为何偏偏只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

右相夫人挨着她坐着,痛心疾首,拿着帕子哭得不成人形,口中连连骂着,似乎是气得失了理智。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右相夫人不想走,右相凌厉地瞪着她,她跟着走了出去。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秦钰手臂紧紧地扣住右相胳膊,薄唇紧紧地抿起,一双眸子也现出沉痛之色。

秦钰松开右相手臂,转身看向外面。

太医拎着药箱,气喘吁吁跑来,满头大汗,冲进屋后,连忙跪下,“老臣给皇上请安!”

管家随他身后冲进来,也“噗通”地跪在了地上。

秦钰摆摆手,“来晚了,右相已经去了。”

太医大惊。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谢芳华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小心谨慎地禀告,“皇上,小王妃来了。”

秦钰转向她,又气又怒,“你够了!我不喜欢你,你便要用这个方法让我愧疚吗我告诉你,你太小看男人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你做什么,也不会让我喜欢。你做了有何用牺牲自己又有何用白白牺牲,我不会念你的情。”

谢芳华看着秦钰,他是真的怒了,比起数日前秦铮回京闯宫,他的怒意丝毫不少于那日。

谢芳华心中升起一丝苍凉叹惋,秦钰的心里怕是现在真的极其不好受吧!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真的是由不得自己,全凭心。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17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