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廉洁奉公
作者: 涪江月章节字数:93172万

结果,凤轻尘还没有想到妥当的说词,九皇叔就先下手了……1339资格,生而高贵

“是。”黑骑如同幽灵,瞬间分散在各处。

不待凤轻尘多言,追马而去的侍卫便上前汇报,那发狂的马已经处死了。

养家的人一直都是凤轻尘,九皇叔呃……不能说他吃软话,只能说他的银子,都花在国库大事上。

“劳表妹担心了。”晋阳侯夫人依旧浅笑,不远不近。

对蓝九卿来说,三王爷要得并不多,只想活着离开罢了,可对九皇叔来说,这个条件就高了。

战斗中的士兵不敢分神,就怕自己一个失神,被冰冷的剑刺穿,他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战斗上。身体紧绷,如同一张弓,时刻准备着将面前的敌人撕碎。

说完,便气冲冲的离去,王锦凌知道展大伯肯定会把南陵锦凡的下落,透露给南陵锦行,只是这样一来,从来都保持中立的展家,不可避免的卷入皇权之中。

马车走得慢,可再慢也有到终点的那一刻,眼见他们离别院越来越近了,九皇叔也更急了,他总不能以这样的形象出去吧,要让侍卫看到了,他还要不要做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九皇叔和凤轻尘同是看向对方,在对方眼中看到不解和迷惑。

安顿好郭保济后,凤轻尘被谷主强灌了一碗味道极怪,据说是这补血气的药,然后就被谷主强压着去休息了。

九皇叔看上去很狼狈,胡子拉茬,眼圈青肿,双眼泛着血丝,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

凤轻尘真不想去,可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望了一眼对面的马车,点了点头了,谢过王业后便与太监一道来到九皇叔的马车边。

再想到暄少奇和他一样,借魔教在江湖上立威,凌堡主心里更不是滋味。当年他费了那么多心思,也没有把魔教总教给端了,可偏偏暄少奇做到了。

真当自己不爱说话就好欺负,叔眼眸一抬头,冷声说道:“无妨,本王不着急。暄宫主和凌少主有话慢慢说,本王觉得挺有意思的,师叔只是天穹堡的少主,师侄却是玄家门派的一宫之主,到时候你们是要走江湖礼节,还是走师门之礼?”

“原来是玄月小姐,本宫刚刚见过你父亲。”西陵长公主只当李玄月是任性的小孩,不过对方身份摆在那里,西陵长公主也没有刻意为难,注意力再次放到凤轻尘身上,直截了当的道:“凤姑娘,此次事了,是不是该把从本宫这里借走的人还给本宫,你要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本宫不会让你吃亏。”

“是的,九卿,相信她一次吧,我看那个凤轻尘不一般。”

今天这对子她要对不出来还好,要是对出来了,这两人估计吃了她的心思都有了,这不是明晃晃的打人家脸嘛。

东陵是九皇叔的,没道理九皇叔都不在意,他还在那里死撑。

云海陷入沉默,云家和凤轻尘并不熟,凤轻尘不愿意帮忙那也是正常的,孙正道也知道这事有些为难,可是……

孙思行知道太子来了后,就知道离手术不远了,服了一碗防风寒的药,孙思行也坐不住,让人准备了两只兔子,他要去手术室再练练手,以免手术时出差错。

凤轻尘借机,再次靠近,全身的重量都挂在东陵子洛身上,双手环在东陵子洛的颈脖间,膝盖又往上顶了几分,看似昵喃,实则威胁道:

“凤轻尘,你想要什么?”东陵子洛冷静地寻问,眼里却闪着不甘。

凤轻尘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额头上的血,顺着脸颊一直往下流,她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任东陵子洛打量。

新年装扮不能太过简洁,这梅花钗也就派不上用场了,凤轻尘虽然觉得可惜,但还是将发钗收了起来,准备以后再用。

他们三人喝茶,可不是谈论景阳,而是说西陵天宇的婚事。

手和脚都被凤轻尘打伤,再加上凤轻尘的态度,让暄菲觉得伤口更痛,抱着手和脚在地上打滚,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哭得好不可怜。

看洛王府的情况,洛王应该是受了重伤,他这个时候出手,洛王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如此好的机会,他要错过那就不是王锦凌。

他们上一次来前朝皇陵,没有饿死,全都是因为有皇后娘娘在,甚至他们连吃食都不用带,只是像皇后娘娘那么逆天的人物,这世间还能有第二个吗?

符小临这个时候也不说话,眼珠子提溜的转着,一看就知道是不会认命的主。

她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干嘛说得那么暧昧。

凤轻尘眼神一扫,在场的除了九皇叔还有车夫,那车夫……

杀九皇叔就算了,居然嫁娲给他,实在可恶!1941兵符,这智商让人捉急

“多谢九皇叔的好意,不用了。”凤轻尘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却不想九皇叔握得更紧了。

骏马在黑夜,一路疾行,风驰电掣,凤轻尘根本看不清路,也不知道方向,为免被旁边的树枝刮伤,凤轻尘只能将头埋在九皇叔的怀里。

“不知道,凤战凤将军据说是个孤儿出身,没有人能查到他的来历。”这话也不假,不然凤战不会枉死后,没有一个族人为他申辩,留下凤轻尘一个孤女,也没有族人照顾。

结果她们好不容易等到凤轻尘出来,凤轻尘却大手一挥:“回头再说,我还有事要忙。”

“开通九城与东陵边境的集市,允许九城的商人在指定的城镇交易。至于西陵、玄月宫和玄霄宫,皇兄不用担心,让他们来找臣弟就好了。”暄少奇不过是做做样子,他老爹、后娘、继弟、继妹死了,对他来说是一种帮助。

是不是要把那些人全部杀人,才能解恨?

被红绫击中,蓝九卿的左臂无力地垂下,整条手臂都被血染红了,可这个男人却哼都不哼一声,好像这伤不是伤在人身上一般。

就在玄情以为,蓝九卿想要她的脸,划成两瓣时,蓝九卿停下了。

这个距离够安全,哪怕是对方出手,她也来得及逃跑。

那身影却突然收起刀,开口道:“凤轻尘,你胆子很大。”

“留下来?留下来添乱吗?本王没兴趣带着你个累赘。”东陵九嫌弃的看了一眼凤轻尘。

感情用事归感情用事,该理智的地方就要理智。

“这种事还是早做打算。富贵迷人眼,权势迷人心,人总是会变的。”说到这里,凤轻尘不免又想起南陵锦行。

“哼。”南陵锦凡冷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坐回原位,同一时刻歌舞响起,绝色的舞姬在台中或旋转或扭腰,水袖甩得如同海浪,舞台中央一清冷绝色的舞姬,穿着纯白色的舞服,从上空缓缓下降,众大臣看来,这女子就好像是从天下飞落的仙子。

舞姬惊恐万分,娇媚的小人儿一个个乖乖跪下,在烛火的照射下,脸色白的吓人,一个个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拼命的咬唇,生怕哭出声后惹怒了皇上。

南陵锦凡毫不在意,眼神冷冽,如同寒冰,在皇上的发火前,南陵锦凡先一步站了起来,跃过皇上直接看着到九皇叔面前:

“他有什么来历?”王锦凌一听就明白,欧阳豆豆来历不凡,能让凤轻尘不敢下杀手的人,绝不简单。

驼背老头匍匐在地上,没有杀气亦没有防备,只要九皇叔轻轻一抬脚,就能将对方踩死,确定对方非敌,九皇叔也收招。

“有必要吗?”九皇叔挑眉,他什么都没有做,需要说什么原因。

“轻尘说得没错。能给皇上治病的人,祖宗三代都要查个清清楚楚,要不是皇上的病情特殊,也不会轻易让我们医治。看他叫那么多太医过来,就知他对我们肯定是诸多防备。”郭保济一脸凝重的说道。

婉音就是她的下场?

这样很好,太过感情化的女人成不了大事。

如果没脑的想要一统天下,那么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也会出手杀了对方,那样一个危险的人物,还是从哪来滚哪去的好。

“外面的血清理干净了,可这室内呢?这么浓郁的血腥味我怎么掩得住,难不成我要把自己弄得一身是伤?”凤轻尘将应急用灯挂在床缦上,启动智能医疗包,替蓝九卿检查伤口。

在铜镜里,她已经看到自己的变化了。

苏绾出事,总比皇上、太子出事的好。

太子和东陵子洛也隐含指责的看向西陵天磊,西陵天磊歉意的一笑:“轻尘误会了,本宫不过一问,轻尘要是为难,可以不答。”

狼主虽不参与凤离族的事,可对凤离族的事情很了解,这个时候他绝不能承认这个所谓的凤离王。

至于什么开国功臣……他们狼族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不会为了这样的野心,牺牲自己族人的生命。

“你们心知肚明,何必遮遮掩掩,你们既然要背叛凤离族便直接说,我凤离族并不是非你们狼族不可,你们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实在让人不耻。”凤离清歌性子孤傲,她虽极力争取狼族的支持,却没有把狼族放在眼中。

蜥蜴人双眼一亮,急忙伸出手,可伸到一半却又犹豫了,凤轻尘直接抓住蜥蜴人的手,在他挣扎前,先一步道:“别动。”

没吃过猪肉,难不成还没有见过猪跑吗,九皇叔虽然不曾与女子接触过,可男人的本能却让他明白要如何做,虽然心里有一点点小紧张与小期待,可面上却是不显露半分……

“是。”谷主应了一声,可起身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看九皇叔一脸冷硬,谷主叹了口气,把到嘴边话给咽了回去。

“好。”师兄这才放心,提起药箱,在小兵的带领下,朝清歌和蓝景阳儿子住的地方走了……

可远在邰城那盘棋,却不由得男子说了算,九皇叔到邰城后,一路畅通阻的来到城主府,黑骑远远收到九皇叔的命令,当即后退一步以示停战。

别看凤轻尘一副高贵知礼的样子,实际上她这人最不拘小节,当然你要她做,她也做得出来,但那样的凤轻尘少了一副肆意的味道。

占了的地,怎么可能吐出去。别说王锦凌,就是凤离忧也不会同意。

十万大军对上凤离忧手中的五万人马,打了四天五夜,硬是没有攻进邰城。消息传到南陵皇上的耳朵里,差点没把南陵皇上气炸。

苏绾人在南陵,王锦凌便不客气地把这件事丢给符临。当然,王锦凌不会那么好心,帮南陵除内害,他要的是:“查出苏绾背后的神秘人。”

“不会是消息错误吧?”

面对九皇叔洞悉一切的眸子,东陵子洛落荒而逃,直到走到牢房门口时才停下来,略整衣衫,恢复风度翩翩的样子才踏出门。

凤轻尘顿了一下,又道:“再说了,就算蓝景阳不动百鬼宫,那些武林世家也不会放过百鬼宫,我们只要悄悄透露一点消息,就能让他们狗咬狗。”

不知怎么回事,她最近特别容易累,也特别嗜睡,九皇叔和暄少奇一说不走,凤轻尘就靠在雪狼睡着了……

“我进去看看。”凤轻尘说了一声,便一路往前。

九皇叔说陈家是聪明人,陈家人也的确没有辜负九皇叔的评价,当天上午,陈家家主就携陈家嫡长公子前来,不过他们自知身份,并没有开口求见九皇叔,只是让下人转了一份厚礼。

陈家只是商人,九皇叔住在陈家的园子,那是陈家的荣幸,陈家要自持主人上前冒然拜访,九皇叔虽然会见,但也绝对不喜欢。

“爹,你说九皇叔会收咱们送的礼吗?”马车上,陈家父子俩皆一脸严肃,陈家大长子陈明按奈不住,心急的问道。

处在一个这样的位置,又不是什么闲散王爷,要说九皇叔没有想法,谁也不信。

饶是九皇叔,也轻易不敢让人去查,得罪一两个官员无事,可把满朝文武都得罪了,就是皇帝也吃不消。

“嗯。”凤轻尘抱着小孩上了车,春绘虽然对凤轻尘手中的孩子好奇,却没有多问,放下车帘,让车夫把马车驶到公主府侧院。

“我不会。”凤轻尘想也不想,就拒绝。

“看样子,皇城的局势对九皇叔很不利。”王锦凌的看法和九皇叔一样,洛王的人敢如此嚣张,不把九皇叔看在眼里,定是皇上授意,要借机打压九皇叔的气焰。

这样的轻尘没有什么不好,乱世将显,一味的慈悲只会把她身边的人累死,这天下没有无辜的人,。

凤轻尘婉尔一笑,将身上的愁绪冲淡:“什么私奔不私奔的,不过是玩闹罢了,九皇叔知道我不会。一如我相信九皇叔会来找我一样,九皇叔也相信,我选择了他,就不会移情别恋。因为我和九皇叔一样,我们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

所以,在决定替凤轻尘纹上凤离印记时,孙正道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孙正道不再说话,专心在凤轻尘背上,替她上纹上九州大陆最神秘、最尊贵的印记。

继续往下看,九皇叔脸上的笑僵住了,隐隐透着几分古怪。

守城的人,占据了地利的优势,清王又先一步得到消息,提前将兵力部署好,叛军想要一天之内攻下城,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凤姑娘在玄情阁手上。”暗卫说这话时,头埋得极低。

虽然不能医好,但总能让她们多活两年。

宫女哭成一团,苦苦哀求,安平公主却不为所动,抱着皇后娘娘大哭:“母后,母后,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回答他的,是九皇叔越来越快的剑,暄少奇心中的不安扩大,拼尽力气的大喊一声:“东陵九,轻尘在哪?人呢?”

同生咒在轻尘跌落的那一刻,已产生的效果,他可以清楚地告诉自己和任何人,轻尘没事。

九皇叔抬头望天,面无表情的脸上染上几许愁绪,脑子一片混乱,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孙思行一进来,就看到凤轻尘这个无良姐姐在欺负凤谨,孙思行连忙上前,从凤轻尘手中抢过凤谨:“师父,凤谨还小,你不能这样欺负他。”

这话如果这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说出来,我们只当她是在撒娇,寻求大人关注,可由一个十五六岁,还有未婚夫的少女说出来,就真叫人恶心了,让凤轻尘有一种冲上前,扇她两巴掌的冲动。

不尊师重道,不敬老尊贤。众位太医气的直颤抖:“洛王……”

他母后、他皇妹,现在又是太医们。

在回凤府的路上,路过药房,顺手买了一个药箱和一些中医要用的东西,放在里面撑场面。

凤轻尘抬头看了端亲王一眼,端亲王面上没有表露任何情绪,唯有那双眼,明显是流过泪。

“找一个这么聪明的女人,难怪九皇叔至今还没有把人娶进门,这么凶悍的婆娘,娶回去,男人都别想活了。”端亲王脑补了一下,九皇叔被凤轻尘虐待的画面,心里才稍稍平衡。

可惜,凤轻尘终究不是九皇叔的对手,在九皇叔强大的气势下,凤轻尘渐渐气弱,整个人都往椅子里面陷,待到她发现时,两个鼻间只能放下一张薄纸,每一个呼吸都能闻到对方的气息。

报着必死的决心的一撞,没想到没有死成,安平公主有片刻的迷茫,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可听到凤轻尘的话,安平公主气不打一处来:“凤轻尘你到底要怎么样?你直接说,你不是要我死嘛,我现在要死你又拦。别以为我母……母亲不在,你就可以任意欺负我,凤轻尘我告诉你,我是东陵的公主,只要不想我随时可以捏死你。”

“你们是坐马车来的吧,等伙谁送我一程,我累了走不到。”凤轻尘脱下血淋淋的手套,和外袍,不客气道。

“思行,看好他们,待他们回神后,记得提醒让他们派人来打扫。”凤轻尘提着裙子、哼着小曲儿,欢快地巡视病防去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17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