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余音袅袅
作者: 涪江月章节字数:93172万

小黑则是静静爬在易峰肩膀上睡懒觉,一点没有作为九爪紫金神龙的觉悟。

但是,如此多高手的如此多攻击,易峰还是避免不了要偶尔挨上几下,所幸的是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比较强大,又有魔化神婴全力帮助,易峰一时间还不至于陷落。

感受到自己与九魅狐妖体内的变化,易峰心中顿时紧张起来,思绪快速翻飞着。

材料行的掌柜,一般都是很热心于鉴定宝贝的,因为至少这很有面子,还能够见识一些神界奇珍。

他没有办法联系云枝,但可以制造点动静让云枝来寻觅自己。

当然,镇魔星系中的魔修,也不知道他们的魔尊大人已经到来,却是知道在镇魔星系中也驻扎着一支强悍的魔道军队。

听完袁清的讲述后,易峰也就了然了。如此情况之下,能够将龙皇妃救活,禾儿公主以身相许,绝对是非常有可能的。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沙鼠妖根本没有来得及对斩天剑滴血认主,而斩天剑则是在斩天的驱使下,对沙鼠妖展开进攻。由于斩天剑就在沙鼠妖身边,所以几乎不需要任何准备,只是剑柄上混沌之力一阵流转,剑鸣一声后,沙鼠妖的手臂就立时与身体分家。

可是,这极品神丹非同一般,其药力多含神灵之力,就算只是丝丝缕缕渗入冷依依的仙婴,就算是有着麒炎的控制整个过程十分安全,但不可避免的是,冷依依仙婴在恢复之后就立时飞速进步。

没有思量太多,易峰的魂力也扑向了丹田,不断涌入剑婴、星辰金丹与九系神灵之力金丹之中,三种能量的暴乱也开始缓缓消敛。

斩天剑与镇天诀的攻击,全部集中了光幕,也成功将之破开,但进入其中后就威势锐减一半不止,被鬼灵的长矛很轻松就挡住了。

那挟持着一瓶负极能量的鬼头,刚刚飞到鬼灵头顶,就被一道红色光剑击中,而它所掌握的那瓶负极能量的瓶子也被击碎,黑色的负极能量当空垂落。

没有任何意外,斩天剑带着易峰砸中了那石碑,但却没有如同其他修士那般直接落得惨死当场的结果。

“你这坏人,就知道欺负我。”韩烟儿说着,便转过身去,背对易峰,手指攥着衣角,脸色已经是一片潮红,嘴角依稀还留着易峰的口水。

感受着韩烟儿似乎已经迷失,温香在怀的易峰将手缓缓向下……

那花猫见到易峰后,也是微微一愣,随后喵了一声,便又窜了出去。

饶是如此,易峰此时的灵魂也不纯净了,更是一涨一涨的,让他十分难受。这种情况估计会持续一段时间才会缓解,希望不要留下后遗症才好。

对于南宫雪琪等易峰的老婆而言,这绝对是百万年来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儿,她们与笑萱、悟空、易可儿都显得很激动,若不是易峰此时正手握那把绝世战刀,气势显得极其狂暴,估计大家都扑上来温情一番了。

易峰不敢稍停,又将血灵镜祭出,血红色的光幕一倾而泻,瞬时就将整个战场笼罩起来。

至此,易峰已经有了四位君级高手作为手下,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都到达新的高度。

易峰可以估计出来,那图画之所以那么快就消失了,估计是因为八卦罗盘残缺不全的原因,能够放出那么一时半刻的图画,易峰已经可以满足了。

而那星辰真火很快就到了丹田,将那星辰之力包裹起来,继而慢慢透入其中。

易峰听此,哪里还敢停留半刻,当即就驾着斩天剑破空而去。

————————————

不用想也知道,那六劫散魔必定是魔尊派来营救自己女儿的,以目前的形势看来,估计是计划要泡汤了。

不过,现在也容不得易峰多想,一旦那三位散仙回来,一旦南宫雪琪被带走,自己就更没有机会了。

“呵呵,我身上一直都有一块噬禁魔虫,只是被封印在我的项链之中,他们那几个老家伙没有发现而已。”南宫雪琪苦笑一声,解释道。

好好的人不做,你去做什么妖呀!

如此多高手恰好等在这里,可见武门已经算准了自己二人的前进路线。而且,一旦这边战斗打响,其他星球上整装待发的武门高手,肯定能够由传送阵第一时间赶来。

血焰魔帝此时显得十分惬意,一脸淡笑,还舒展手臂轻轻呻吟一声。

以这两位中期仙帝的速度,想要逃走实在万难,可那血焰魔帝却没有理会他们,杀掉一位中期仙帝似乎就已经满足了,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易峰。

很显然,这一切都来自于眼前之人,他自然不会怨愤于人家窥测自己的身体与灵魂,毕竟人家并没有什么歹意,也没有窃读自己的灵魂记忆,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青年修士听此,不禁又退了一步,转而强自镇定神色,回道:“这两人我也听到过,不过,不要以为我名字里带个云字,就和他们有关系。”

落了下去后,易峰将神念完全铺开,而且不断瞬移。

“大人,我现在就归还,我立刻离开这副身躯,还请大人留我一命,不要打散我的灵魂!”班德惊恐万分地爬在了地面上,颤抖着对易峰请求道。目前距离三个月的最后期限,还有大概一个半月时间。在这一个半月里,易峰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他需要先了解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而后制定出一个最为妥当的营救计划。一旦失败,不仅无法救出星尘子与芸霜,甚至连自己都要陨落其中。

而从易峰身体流溢出的能量,却是如同穿透了空间限制一般,消失在山洞之中。

噗!!!

这个亏,小爷今日认了,小娘皮的,日后万莫犯在小爷手中,不然的话,小爷一定将你**,丢到大街上,让那些臭乞丐……易峰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选择了试试看。

十系神灵之力的载体自爆,莫说是小莲了,估计就算是云空天尊活过来也无力阻止。

祖神的恐怖实力,让云空天尊顿时蒙了,自己在祖神面前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不用想也知道,暗黑祖神肯定不会受黑**烟影响的。

扫过一眼后,易峰就不得不后退几步,洞穴边上的疾风与高温实在太过强盛。

当然,与此同时,元畅、浙州天尊以及云枝、云邪已经开始救治易可儿等人了。

那股子能量波动竟是牵扯着易峰的身体,向着一个凭空而出的空间黑洞中去。

整个祭台与四周的六根石柱,都不知道是用何种材料祭炼而成,但从其透溢出的沧桑而古朴的气息可以感觉出,这个祭台似乎很不简单。

“呵呵,易师弟客气了,还请易师弟手下留情哟。”芸霜笑着回道。

修真界的仙甲比简直比五爪金龙的还稀少,而那所谓的强大而又特殊的功法,恐怕就是指如九灵玄天神章那般的功法,也不是谁都能够有而且还能修炼的。

而在斩天的提醒下,易峰也知道,这修士居然已经领悟了剑之领域。在其领域之中的修士,都会受到限制,只有实力超出他很多才有获胜的希望。

战刀古意昂然,凛冽的杀气在其前方形成万丈刀芒,率先劈入了小芙冰封的空间,登时爆发出一阵璀璨夺目的光华。更让易峰纳闷的是,这么一位在上界都有着高贵地位的上位神兽,怎么会在这里呢?

随后大家随意聊了几句,只是互相问问姓名之类的,聊了半晌后,那三眼碧水猿才直入主题地说道:“易峰,你那丹田之中的剑婴很是奇特,日后若是精心雕琢一番,应该可以修了出分身来。”

自己如此配合,还如此相信她们,居然会得到如此回报,实在不近人情。

“难道革坦仙帝是为了引诱我出现?”易峰不禁将问题扯到自己身上。一连在森林中拼斗了十几天,易峰不仅将以后的拼斗套路完善许多,还收获了不少妖兽的妖婴。而且为了日后的长久发展,他还将炼制两种酒水的材料大肆收集,直到足够炼制上千坛酒水的量后,他方才离开森林,又到了海面之上。

最为关键的是,易峰在那时将捆神链也留给了她们俩,想必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而易峰好奇的是,自己留下的捆神链哪去了?捆神链是易峰的,冷依依没有什么逆天的储物法宝,不可能是她收起来了。转而易峰又想到,自己与易可儿血脉一样,自己的法宝,基本上易可儿都可以驱使,至少是可以收入体内的。

或许,上天还没有赐予它们天赋神通;或许,它们的天赋神通还未觉醒。

不是谁都能够如此大义的,特别是对梦嫣仙子而言,这更是不可取的事情。

在戎武城的酒馆里听到这些讯息后,易峰眉头紧紧地挤在了一起。这二人都不是易与之辈,肯定知道自己屠杀过魔道大军之事,以这二人对魔尊的忠心,只怕是不会善待易峰。想要从他们二人口中打听南宫雪琪的消息,恐怕难比登天。

前番数战后,鬼灵此时已经负伤,她的血灵镜虽然拥有着极其强悍的恢复能力,但也已经不能再次出战,因为剑宗剑域高手的仙剑比血灵镜的品级高了一层,而且刘一川的那个金色小剑的攻击力更不是中品魔器可以抵挡的。

思来想去,易峰还是觉得坐等开采仙石是不行的,不仅时间需要太久,而且收获也不会很大。这也使得易峰想起前世时的历史,只有侵略才能得到最大利益,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弟子死去,但在总体上肯定受益匪浅。

易峰与斩天粗略估计了下,这次收服的鬼头大军应不下一万之数,而且个个都实力强悍,至少都是神人级的水平。而神人级的水平,也就和仙界尊级强者差不多少,比那些帝级高手肯定是强大不少。

行到龙骨旁边时,易峰等人更加惊叹,这条神龙身前应该是被齐腰斩断了,此时只有半截身子的骨头,而断裂之处十分平直,就像是被刀剑整齐切割过一般。

大家都在盯着龙骨看,可易峰却是行到了那宛如大山一般的龙头骨所在之处。

片刻时间过去,擂台之上,周围十米之内的地方,台面上都已结起了薄薄的冰,靠得近的台下弟子,都感觉到了一份凉气扑面而来。而正在缓缓腾空的芸霜却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凌华。

不过,易峰却是存心要见识一下,他此时就等着自己也在这里消失。

绿色湖泊中的生命元液飞快被易峰吸收,看似一直没有减少,却一直都在减少着,短时间内看不出来,可时间久了自然会有变化,此时绿色湖泊已经消耗了四分之一。

所幸的是,自己等人没有神器一样可以过关,但却是消极过关,而取得神器过关的应该算是积极过关,后面要遭遇的情况绝对是不一样的。

几位主宰早已经不见,大家的速度也非常之快,地面虽然基本合拢,但大家都可以穿透土地沙石,一直保持高速。

血焰魔帝拍了拍易峰的肩膀,道:“他若真不顾自己亲人逃走,我们就靠你了,到时候你用你的仙识覆盖全场,只要他有逃走的动作,我们就一起动手。”

听到易可儿的赞叹,九魅狐妖不仅瞟了一眼易可儿,可这一眼瞟来,却是怎么也移不动了。在易峰身边的易可儿与韩烟儿都是姿色出众之绝代佳人,但易可儿却更美,美到足以让人窒息,就连这自认为美色天下第一的九魅狐妖也有点小震撼。

“可那剑宗的修士,怕是百年之内就能恢复,若是他与刘一川联手的话,只怕是鬼灵难以抵挡。”南宫雪琪不无忧虑地说道。

“父王也太抬举他了吧?”南宫雪琪似乎很不服气地反问道。

跟着又有几位祖神的化身试着强行出手,但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虽然有几位抓住了盒王,但根本无法在那种激荡的空间下将盒王带走。

“呃……”应成子虽然年岁长了不少,但是,论起嘴皮子功夫就要差很多了。被芸霜一通如火炮连珠一般的言语后,应成子竟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经过许多年的修炼,易峰在星芒剑诀上已经到了后期。本来,在一个阶段的剑诀,初、中、后期没有什么瓶颈可言,只要努力锻炼,在斩天的指导下,易峰突破起来并不算难。可惜的是,从星芒剑诀到星云剑诀,却不是那么容易就突破的。

故而,易峰在如此桎梏之下,没有强行去施展那根本无力施展的星云剑诀,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在不断吸收漫天星辰之力,用以强大自己的剑婴,同时也培养出更多的星辰真火。

“你那噬魂魔杖要控制不住这些实力不断暴涨的鬼头了,快将之收起来。”

此时,斩天在易峰识海之中低吼一声。

哇哇地吐了几口淤血后,易峰脸色还是那么煞白,整个人显得极其狼狈。

这件如龙舟一般的飞行法宝,刻录了许多加持速度的阵法,一旦全力飞驰,速度堪比易峰驱使斩天剑飞行。但驱使斩天剑飞行毕竟既耗心神也耗能量,宇宙星空如此广阔,若是易峰以斩天剑飞行,估计没有到最近的星球上,就要被活活累死。

芸霜此时已经不在幻灵星了,她被一组正道修士发现后,就带出了幻灵星,至于现在的位置,她自己也根本说不清楚,因为她已经与正道修士一起,不知道乘坐多少次传送阵了。

这下南宫雪琪终于找到出气筒了,这位散魔简直是太值得她扇一巴掌了。

若是来人谁也不顾,那么血焰魔帝等人就只能出手了。血焰魔帝虽然一身旧伤未愈,可那神禁之中,绝对还有高手,而且必定是比血焰魔帝实力更厉害的高手。

来人祭出的那道流光也是神器,全力轰击那神禁之下,却是让那神禁一阵光华爆闪,但却没有被直接破开,而且还对老者进行了反击。

————————————————————————

最为关键的是,易峰在龙皇妃身上做了手脚,任凭哪位妖皇去查验,所得出的结果必定会与易峰说的一样,他们也不会怀疑易峰动了手脚。就算怀疑了,龙皇妃还得靠易峰继续治疗,他们也只能听易峰的安排。

声音激荡开来,易峰口中一甜,哇哇的喷出两口鲜血来。

公子哥大惊失色,万万没有想到易峰能够扛住姑姑的仙家灵符之攻击,眼看人家杀来,气势威猛无匹,不禁生出绝望。

在一阵大笑声后,革坦的虚影渐渐消失,只留易峰一脸错愕。

易峰体内透溢出的强悍气息,自然是由于修炼两种神通而控制不好能量所致,特别是修炼裂变神通时,虽然易峰只是以非常少量的九系神灵之力或混沌之力,但依然是暴露出了非常强的气息波动。

这种情况让易峰始料不及,可他却知道此时必须阻止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单从外面打斗的声势看来,似乎血焰魔帝的援军实力还不错,至少不会弱于纳兰帝君的两位帝级后期手下。

事实也正是如此,血焰魔帝虽强,但方才能够击飞纳兰帝君的实力也是强行运转功法发动的,不仅不能长久,而且运转期间还十分危险,就算是成功运转一番,结束后对他的实力也会有很大影响。

补充魂力与生命元力,其实不是什么难事儿,可当初和现在一样,龙皇妃的魂力及生命元力都太过虚弱,而且似乎是瞬间就被抽空了一般,难怪当初几位妖皇都只能选择快速封印龙皇妃,而不是当时就加以救治。

而那丝丝缕缕的魂力,量非常少,就算是龙皇妃没有意识,她的灵魂一样可以自动消化掉这部分魂力,或者说这部分魂力会自动投向龙皇妃的灵魂。

可是,现在没有退路,不前进就只能永远被困在这里,虽然吸收储物戒指中的灵石应该可以支撑到他飞升,但总不能在这里渡劫吧?

战刀与涨大后白色圆珠接触后,炸响登时传来,与强大的气势一道席卷八方。

炎傲知道那九道白光的厉害,可用尽全力躲过了其中六道白光,却是因为那战刀牵引自己太多功力和魂力而没有来得及躲过另外三道白光。

目送易峰化作流光远去后,银甲地龙王又将目光移到战场上,见一个接着一个自己晚辈被屠杀,而人类修士的光罩居然还完好无损,它顿时咆哮一声,四蹄在虚空中一蹬,两只淡金色的龙角便是狠狠地抵在了那色彩缤纷的光罩上。天空中的阴阳鱼终于消失,梦嫣仙子体内的仙丹药力却还有三分之一残存,居然是被那霞光中的仙力一起帮助她转化能量。

不过,渡过天劫后梦嫣仙子似乎也有了一丝明悟——

若是如此,现在的情况也就好解释了。正常情况而论,神君下界根本没有必要和易峰磨蹭,直接就可以问罪,就算是易峰有点保命本事,但面对神君级高手只怕是也万难抵挡。而这神君不仅没有大肆征讨,反而还让仙尊去请易峰,甚至还在此等候三日后摆下酒宴,一副自家人的样子。

“嗬!”

血焰魔帝作为魔道高手,岂会不了解剑宗的上乘剑诀,但剑光都被挡住后,他就凝神专门等候剑宗老者佩剑本体出现,此时见到了,当即便侧身闪开一些,同时以手中的短刀削了下那佩剑的本体,使之偏移着飞了出去。

驱使斩天剑再次发动最强攻击,那元婴期修士依然躲闪,趁此间隙,易峰忽然收回斩天剑,而后便再次御剑逃窜。

可转而,易峰就先是楞了一下,因为方才匆匆一眼,他看到了那口棺材之中有异,但却没有在意,一瞬间后他又觉得情况不对头,但也依然没有停下,直接冲向了斩天所说的那个祭台。

易峰无奈,此时若是不上去,就是不给人家面子,等于扫了人家场子,故而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台去,不过,一路上却是频频对大家歉然笑笑。

似乎也知道自己等人将会让这个大城变成废墟,吉雄等人并未急着动手,也很配合越贤,默默等候在一边,看着大城之中的各级神人一脸迷糊地沿着阵法通道离开。

而这位剑宗老者自恃年岁稍长,自然不会去在晚辈面前逞口舌之利,即便是他也一样痛恨魔道修士,即便是血焰魔帝不怎么尊重他。

魔化神婴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回来帮忙防御,只要他稍退出一时,敌人的攻击便会异常猛烈。

再跟着,又是十几块金砖状的神符如箭矢般射来,分别攻击向易峰二人。

而另外一位合体后期高手的攻击则是准确无比地击中易峰的身体,易峰的前胸直接被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估计这只金色大蜈蚣也快到主宰的地步了,你小心点。”裂天对易峰提醒道。

不过,快要靠近易峰所在的地方时,饶是易峰以强横的神念隐藏了气息,但那金色大蜈蚣依然有所察觉,它竟是在当空顿了顿,很是警惕地扫量了一圈。

两宗各自陨落三名分神期高手,特别是云浮宗直接挂掉两位分神中期的高手,这种损失对两宗的整体实力而言,绝对是个非常沉重的打击。

星球上的唯一的一个传送阵周围,也被很多修士设伏,只等易峰出现。易峰想要真正摆脱幻灵星宗门的追杀,也就只有传送离开星球这一条路而已。在外面,蓝骄帝君却是依旧在应付着革膺帝君,而那革膺帝君本来是不太喜欢说话的人,此时却显得十分絮叨,几乎让蓝骄帝君有点不耐烦。

所幸的是,在那独立空间中,易峰已经得到了三位超级神兽的本命精魂,算是在解除诅咒上前进了一步。

可易峰却就是高兴不起来,梦嫣仙子在离开时的表情,一直铭刻在他心中,此时想想都觉得郁闷。不得不说,易峰是真的喜欢那个与自己长吻过的梦嫣仙子,毕竟无论是在气质上还是容貌以及心智,梦嫣仙子都是很好的终身伴侣,此次伤心而别,想要再见就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月了。

黑白长剑瞬即与彩色剑芒接触,顿时就将五彩剑芒化为无形,刘一川得意地笑了笑,身子直接穿越空间裂缝,黑白光芒闪动之下,他居然如瞬移一般冲到易峰身边,迎着易峰就是临空劈下一道剑芒。

女魔行到易峰身边,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稍显奇异地盯着易峰,她当然能够看出易峰此时在干什么。

故而,韩烟儿父女两人出关后,都非常生气,可见到无数宗门高手都未有表示,心中不禁疑云顿生,来到韩兴身边一问,才知道是有不懂规矩的贵客正在结婴。

于是乎,斩妖星附近星球上的高手,纷纷飞到星宇中,却是发现几乎整个星系的星球,都是毫光大盛,而其光辉也笔直地射向斩妖星。

易峰本来是想试试的,而斩天却是终于恢复了,他开口道:“你小子走运了,虽然功力没有涨多少,但不仅灵魂境界到了大乘期,星辉剑诀的攻击力恐怕也提升了十倍不止。”

“两位姑娘莫非早就知道这里的存在?”易峰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这珠子不是法宝,不能用滴血认主的方法来占有,但却有着法宝一般的品质,易峰与斩天一时间就想不出该如何让这珠子发挥出效用来。

“哦……不过,如此神诀,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吧,我现在开始修炼来得及吗?”易峰不无忧虑地问道。

易峰没有逃,但担心这些妖兽弄坏了韩烟儿辛苦布置的府邸,便是带着韩烟儿一起将妖兽们引到了一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17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