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最倾城:第38章:祖逖之誓

公主最倾城 作者: 野心猫和栗子面包

小米说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劈在我的头上。什么叫做一个差评已经过去两天了,我完全天天都在耍手机,但是就是没有看到有差评呀。

我看到张兰兰的法力似乎可以治得住那株曼珠沙华,也就放心地收起了结界。走到哪张兰兰的身边。

杨先生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从上看到下,而我的脑海中也闪现出自己看过的那些鬼片,那些被鬼吸食了精气的人,身体都是一副枯萎的样子。

忽然杨先生大声的喊了起来,然后抓起了雨伞就要冲出去。

我的话说完,他们却又并没有放我们走的意思,还是那种一人一个方向将我们围拢在中间的排序。

这个高度我估计我们跳下去。就是没有一命呜呼。也是会缺胳膊少腿的吧!

此时的我,口干舌燥的。只能不停的在脑海中,将我所知道的常识都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

我心中暗自吃惊。但我不想过多的跟阿明说,我是如何到这里的。只觉得宫弦和张兰兰都让我跑十公里,可是我最多跑了三五公里就已经累的毫无力气,难不成是那匹马将我带过来的?

正当那蛇形的黑雾的大嘴咬住了宫弦的头,并在迅速的合拢着他的大嘴时,惊得我瞬间就汗湿了后背。

我目测了一下,我们离黄拓跋的家也就不到一公里的距离。身强力壮的我跟张兰兰很快就走到了黄拓跋的家。

张兰兰忙过来搂住我,不停的安慰我,说着宫一谦可能是有事外出了。也有可能是他出去晨练了,还有可能家里有事而那个时候我们又都被困在结界里,所以他联系不上我们,先回去了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此,我失声痛哭起来。

“那,宫弦,你看如何处置他。”我有些不自然的开口,毕竟我跟他还在冷战之中。

“去吧,你自己知道该去哪儿。”宫弦抬头瞥了一眼黑雾,淡淡的道:“记住你自己的承诺,若是违背了你自己的诺言,你知道就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够让你尝尝背叛我的滋味。”

宫弦无奈何地摇了摇头,双眸中涌动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

就在我紧张的思忖着可行的办法时,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让我的心狂跳了起来。

我连忙探身过去,看到她已经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是生是死。于是我对陆雅说:“我就不跟你去吃饭啦。下午才吃的东西,现在都不是特别饿。逛了一天我也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屋子里没有传来人的声音,我又本着人类最真挚的礼仪耐着性子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听见人的声音。

曾大庆站起来以后,就没有坐下了。我身为一个客人,感觉主人站着,自己坐着这样的感觉十分的奇怪。于是我也站了起来。

心里专心致志的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你他妈该死的宫弦!老娘就知道是你在设计我!

虽然刚刚说话的时候我特别的底气十足,可是眼看宫弦真的要把我给摁进去了,我连忙狗腿地对他说:“别别,别把我放下去,你快带我走。”

我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也帮不上张兰兰什么,所以索性就听她的话去刷牙了。

我奇怪地问:“为什么要点那么多蜡烛啊?还有外面那些米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有些慌了。连忙拿出了手机。幸好手机的信号竟然还是满格的。

我只要装作一副倾听者的模样,那就够了。

我回到了曾大庆给我安排的客房里,盘着腿坐在床上。今天跟曾大庆说的一席话完全都是骗人的,我一点保证也都没有。甚至如果真的是碰到了笔仙,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结局。毕竟我身上一个符纸都没有,也没办法像张兰兰那样可以加持能力。

大明对我的话半信半疑的,他取了手机,看了几眼,并对我肯定的道:“没有错,大陈就是约我来这儿碰面的,他还给我发来共享位置图,正是这儿没有错,你看他的这一幅共享图的背景图正好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幅。”

我知道自己得把话交待清楚,别让大明以为到时大不了就娶了我好了。

我在这回去的路上不停的消化着刚刚张兰兰透露给我的信息,这个山谷整个就如同一个被封闭起来的峡谷,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从口中流出的口水滴到桌子上,就像是带着强烈硫酸的腐蚀性效果一样,在桌子上蒸发出一团热气。

张兰兰瞥了一眼丹凤说道:“你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应该就知道这些传说吧。那些都是真的。还有就是,经常出来做恶的鬼,也算是都死了。而没有出来的鬼,多半也就只有晚上才会出来了,你要是喜欢这个地方也没关系,只要谨记那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不会有事情。”

丹凤连连点头,对我们挥了挥手。旁边有一辆的士正好过来,丹凤也就上了车离开了。

现在想想,真的好后悔。我在脑海中苦苦的回忆着《百鬼谈》这本书,可是除了书页最下方宫弦霸气的署名后,我竟然再难想到别的有用的东西。

正在放松心情欣赏着天空各种变化无端的云彩的我,忽然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小孩的声音:“人妖是什么呀?难道那是半人半妖的怪物吗?”

我前后左右都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发现,此时我已经能够听到我的心脏嘭嘭嘭被吓到的剧烈的跳动的声音。

我也是醉了,想着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不能浪费。这次算是下了本钱,下次这种亏本的生意打死我都不做。

好在女鬼也只是这么停留了几秒,然后就退了回去。森冷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出来:“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能看见我,但是我就问问你。我有那么丑吗?还能把你吓成这样。我跟你说,就凭你这姿色,比不上我活着的时候的千分之一。”

我不停的摇头,用力的掰开她的手。挣扎间,我手上戴着的戒指蹭到了她的手指。一瞬间,女鬼就像是握住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猛地一下子抽回了手。

宫弦回头看了看我,原本阴沉的脸此时方舒展了一些眉头。

“既然梦梦不喜欢你,那么你就不要存在这三界之中了。”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误会了。想着你们刚才肯定也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我们才下去找你们。省得你们来个报案,到时候我们又得解释一通。”

大陈的话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哭笑不得。

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在只能张兰兰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也尝试着放松,想着大不了就是一死。于是我也抓过旁边的红酒,慢慢的倒进红酒杯里。红酒在杯中摇曳,在夜光杯的衬托下红得像血。

就这样,我们又在客厅里等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才终于看到华先生的身影。远远的我看到华先生的时候是很喜悦的,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华先生竟然如此狼狈,精神上也有些萎靡不振。不仅如此,后背还有几道抓痕,深的见血,而胸膛上和脖子,脸颊。更是形状不一的唇印。

这已经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宫一谦若不是跟踪我,试问他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里。

“大妹子呀,你们别看大妈年龄大,可是这方圆里的壮小伙子这牛车都没有大妈赶得好呢。”

虽然很是意外,可是大妈说的话倒也没错,这赶牛车可是技术活,却不一定是壮小伙子就就一定比大妈技术好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