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最倾城:第47章:下车冯妇

公主最倾城 作者: 野心猫和栗子面包

谢云澜也同样穿着锦衣,披着雨披,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了,见到谢芳华,扫了一眼她身后众人,对她道,“我得到消息,知道你要去丽云庵,我与你一起去。”

出了城门,径直上了官道,前往丽云庵。

“谢芳华,你到底还回不回来?”

谢芳华尝了一口何晏做的菜,又尝了一口自己做的菜,何晏的菜自然色香味俱全,而她的菜糖放多了,太甜,吃了一口之后,就让她再不想动第二筷。

作者有话:绝对不是滴,怎么可能是呢……我根本就不做饭啊……(*^__^*)……

可是当二人见了秦浩和卢雪莹来到左相府,秦浩温柔笑意处处照顾卢雪莹,而卢雪莹除了眉目有些倦色外,面带桃花,二人放了一半的心。

虽然距离灵雀台还有些距离,但是谢芳华一眼之下便将高台上几个人面容神态过目了一遍,尤其是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中年模样,虽然器宇不凡,尊贵得惹眼,但是面带笑容和蔼的神情却也是同样醒目,她收回视线,轻声道,“哥哥别担心,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皇上哪里话,他们父母早亡,是老臣没照顾好他们。”忠勇侯抹了抹眼睛。

“丫头也宽心些,既然你的病情有了转机,迟早能被神医治好,别气馁。”皇帝又转头安慰谢芳华。

说话间,马车来到了谢氏米粮门口,侍书勒住缰绳,停下马车,看到谢芳华,讶异地喊了一声,“小姐”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算死又有何惧?

这一世,前尘尽解,原来是他求了紫云道长逆天改命,才使得她重生一世,让她能守住她所要的,与他重续前缘。

不知何时,秦铮已经睁开了眼睛,同时,谢芳华也睁开了眼睛reads;。

谢芳华失笑,“我也不说出去。”

郑孝扬立即重重地点头,“放心吧,我将他手拽断了,都不松开。”

云水一噎,“那与谢芳华有什么关系?”

“那这两个人呢?秦楼楚馆的怜人也跟着敬鬼魂?什么时候有这个道理了?”秦钰挑眉。

玉灼看着眼前情形,“表嫂,我们呢?”

孙卓被打断,一惊,顺着身影转身,看向了马车上坐着的谢芳华。

秦铮拿起一根干柴向他砸去。

秦倾自然欢喜,连忙跟在她身后。

秦铮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谢芳华有事出门,他扔了筷子,起身进了屋。

她刚要说话,只听隔壁拐角的房间忽然传来“啊”地一声大叫。

轻歌知道谢芳华另有打算,便不再多言,退了下去。

从来福门后门进入后,那小童看着三人离开又多了一个人,不由多看了飞雁两眼。

秦铮“嗯?”了一声,“怎么没有白莲草?”

郑译和王芜对看一眼,也齐齐点点头,开口劝说秦倾。

大长公主面色现出凝重和愁容,压低声音说,“你们不明白,你被梦魔这件事儿,哪里有那么简单?娘不想继续查下去,也是不想我们大长公主府卷入其中。京城内外接连出事儿,今年真是多事之秋。”

小泉子只能住了嘴。

小泉子想着皇上果然发火了,大气也不敢出,立在门边,为这两位大人祈祷。

“你们好大的胆子!”秦钰“啪”地一拍玉案,玉案“砰”地一声响,上面堆积如山的奏折哗啦一声被震到了地上。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李沐清眸光动了动,点了点头。

李沐清了然,“看来是关于秦铮兄和芳华的事情要问我们了?”

说他们瞒得严实,若是怜儿丫头不回来的话,我还不知道呢。”英亲王妃道。

秦钰一怔,“我看他这般死去的面相,和卢艺没有不同。怎么会不是虫盅之术?那他是如何死的?”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谁舍不得走了”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英亲王妃点点头,伸手敲敲门框,对外面喊,“来人。”

春兰低头,仔细地想,“昨日……刘侧妃,府中的丫鬟婆子小厮,除了落梅居的人外,都调动了。”话落,她道,“难道是刘侧妃下毒”

“是。”春兰走了出去。

春兰说不出话来。

一人道,“回王妃,属下们一直守在院外,没见到什么人。”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扶我上前,我看看翠荷的死因。”谢芳华道。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去请大公子、大少奶奶、刘侧妃,以及府中的所有人,都到这里来。”英亲王妃又吩咐。

英亲王妃点头。

他们已经骨血相连,性命相连,以后能不能平平安安好好地过一辈子还说不准,做什么要长久地这样分开过着忙着太亏待自己了。

秦钰勒住马缰,看着左相,笑道,“左相来得正好,明日早朝前,朕若是赶不回来,你就吩咐下去,诸事照常。”

谢芳华同样没有多大兴趣,恹恹地道,“我想回府!”

各种钗环首饰,每一件都精心雕刻,做工精细,材质上乘,甚是华美。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听言身子一颤,再不敢反驳,立即抱着酒跑了出去。

谢芳华看着她手中捧的衣物,层层叠叠一摞,点点头。

最近很多亲们询问万更,说一下,要等入v后,大约是在下个月十多号。具体日期我还没和编辑确定。等确定会通知大家。会员号520小说币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了!当然,我是希望看我书的所有亲们都看千字三分钱的正版的,毕竟我的付出希望这样的方式认可。么么哒!

总之,突然出了这等事情,秦钰这个皇上才是夹在中间为难。

谢芳华和英亲王妃坐在一辆车上,英亲王妃低声说,“华丫头,你觉不觉得此事太巧了今日天气好,外面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定然是车水马龙,荥阳郑氏的二公子为何偏偏只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

另外一辆车上,大长公主和金燕坐在一起,大长公主眉头拧成一根绳,嘀咕道,“荥阳郑氏怎么还有个二公子”

一行人匆匆来到右相府。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李沐清站在一旁,眉峰拧成了川字。

“胡言乱语什么,皇上在外面,此事自然轮不到你来惩治,由皇上做主!”右相怒道。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如今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应允的婚事儿,却是上天作弄,出了波折。

金燕闭了闭眼睛,“也不能说是牺牲,世间千万种生活,我选择了其中一种罢了。对我来说,这样才是最好。”

崔允闻言踏实下来,点点头。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英亲王妃呆住,其她几位夫人也愕然。

兵部尚书正三品,下设有侍郎二人,从正四品官职。兵部掌武选、甲械、车马、地图等。国之首要,一就是兵部,二就是户部。一般能熬到兵部侍郎其位的人,怎么也要入朝十年。一步步熬上去。可是崔意芝年纪轻轻,免除三考三校,入朝就是兵部侍郎,简直是一步青云。

如今算起来,望族吕氏、清河崔氏、大长公主府、永康侯府、左相、右相、翰林院这些都是依附于皇权盘根错节的。英亲王府虽然和忠勇侯府定了婚约,但这婚约除了秦铮和她这一根纤细的纽带外,英亲王府实打实的是宗室,英亲王将南秦的江山视为自己肩上的重担,对皇权固若金汤。放眼京城,忠勇侯府当真是孑然一身盈盈**了。

谢芳华随他身后,慢慢地踱步进了屋。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刚要不好意思地收回视线,忽然又顿住,理直气壮地看着他,“没看够怎么样?”

谢芳华睁开眼睛,看着镜中明丽如水,清艳绝伦的自己,愣了一下,心下暗叹,有的人太过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秦铮就是这种太聪明的人。

秦铮脚步顿住,看着她明媚的脸,似乎早先他所见的模糊和素淡都是一场幻觉,他抿了抿唇,看着她问,“怎么跑来了这里坐着?”

谢芳华揉揉眉心,“从京城到临安八百里也不是太远,给言宸传的信应该今日夜间就能到吧?言宸回信的话,要明日夜间或者后日早上差不多能到。那么……”

她正思考着,喜顺匆匆进了落梅居,见到她之后,立即说,“小王妃,皇上派人来招您立即进宫。”

谢芳华想了想,又吩咐,“你去一趟正院,告诉王妃,就说我昨夜将爷爷、舅舅、林溪哥哥送走了。一是,为了忠勇侯府避世;二是,免得隐山宗师出手对付年迈的爷爷。说明皇上应该得到了消息,为了此事找我。”

侍画不解地看着她。

谢芳华又深深叹气,她这副身子,也难怪他欢喜不起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期盼的,她经受这一个月的两次受伤奔波折腾,这个孩子却还安安稳稳地待在她身体里,她忽然坚信,她能平安地将他生下来的,就凭他这样顽强。

秦铮动作一顿。

赞礼官高喊,“吉时已到奏乐”

可是话从秦铮口中出来,人人都知道,铮小王爷口中从不虚言。他说是,一定是真的了。

四周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刻,大气也无人敢出。

满堂宾客作证,三拜天地父母宗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妻子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她这副样子,想想也知道那情形”秦怜转过脸,不满地对秦铮道,“这可是你的新娘子,你胡闹什么?怎么让那么多人都给看了?”

“你这样的女子真是……”秦钰无奈地笑笑,“如今雨越来越大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一谈如何?说到七星,当初你派人去漠北戍边军营寻我。我不知道是谁派来的人,那等情形下,你也知道我当时被贬黜,不曾恢复身份,想对我动手的人太多。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不计其数。我不敢冒然相信任何人。如今我知道是你了,而且今时不同往日了。也许,我们不一定非要做敌人。不是吗?”

那年轻男子不屑地冷哼一声,手下剑招突然凌厉,转眼便对着月娘的眉心刺去,声音凉寒,“既然你如此想死,我就成全了你。”

没看到秦倾等人,只看到其中一名黑衣人在和月娘单打独斗,其余人也各自缠斗在一起。而那和月娘单打独斗之人显然不是最早先那领头的黑衣人,而是一名身着素净青衫的年轻男子。他的武功显然在月娘之上,因为月娘已经受了伤,而他周身却无伤势。

当然,他也是不轻易动怒的。

而谢芳华能轻而易举地一句话便让他怒不可止。

谢芳华恼怒,“你让我如何信任你你处处心机,步步筹谋,每一步都是一个局,不止是将我,将我身边的所有人,都引入你的局里……”

秦铮气急失语,片刻后,无力地道,“你怎么就这么相信谢云澜,半点儿也不相信我……”

谢芳华一时被他戮得后退了两步,心口扎心地疼了起来,她打开他的手,一时没说话。

秦铮又道,“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谢云澜竟然也有前世的记忆,大约是因为魅族王族血脉与你牵扯的原因。当我在皇宫里养伤时得知,他暗中筹谋,引你出宫,本不是焚心复发之日,他却迫使焚心发作,想要趁机带你离开,我便坐不住了,情急之下,想了对策,狠心假意与你绝情断情,料你会去落梅居,狠心出手伤你,使得谢云澜看清楚你对我的心,同时也是为了拖延住他带你走的计划,毕竟我那时身受重伤,他若是带你走,我拦不住……”

谢芳华不语。

永康侯身子猛地僵住,缓缓转回身,看向谢芳华。

永康侯脚步一顿,又重重踏步离开,转眼便消失了身影。

“只要不是天塌下来的事儿,以后就沉沉稳稳的,不要大嚷小叫,没有体统规矩。”谢芳华也不是刻意为难发作小厮,只不过是不想吵醒谢墨含。英亲王和王妃身份高,但也不如哥哥的身体重要。

“不用你,我今日就用儿媳妇儿扶着我。”英亲王妃摆摆手。

谢墨含见他擦着他身边走过,暗暗捏了一把汗。虽然一早就知道英亲王和秦铮父子不和,秦铮和秦浩兄弟不和,但到底是在外人面前对上的时候少。看来今日秦铮真是喝多了。想到此,他看了谢芳华一眼,又想到也许不是喝多了,而是秦铮本来今日就心情不好。早上来府里就看出来了。往日里心思难测的人,今日的情绪都罕见地摆在了脸上。

于皇家,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让他夹在中间为难。

皇帝挑眉,“朕怎么就抢人了?这件事情你和你娘要朕帮你们做主。难道这个人朕不能接手了?”

然放心。可是到你手里的人也是交下去给别人看管。这样的话,难保不出纰漏。”秦铮慢悠悠地道。

秦铮真是喜欢谢芳华喜欢到非她不娶?还只娶她一人?她死陪着她殉情?

“不会!”秦铮笑了一声。

林七和听言不放心,二人对看一眼,跟了过去。齐齐想着,这回这人怎么也不能再给弄没了。刚刚那无忘之所以弄没,也有他们的疏忽在内。

皇帝点点头,“这种柳条的印纹是何等模样?”

如早先那王财一样,很快青岩便将人带了下去。

燕岚无奈地对谢芳华呶呶嘴,不说话了。

燕岚一听,立即撅起嘴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回京后,住进了这里,和秦……皇上共乘玉辇,我哪里还敢没大没小?”

谢芳华了一声“请进”,示意侍画、侍墨将人请进来。

谢芳华道,“我如今不想见到他。”

“有本事,有能力,还要有魄力,有手段挑隐山的人……”谢芳华说着,便住口不语了。

“来人,将柳太妃和沈太妃即刻送往皇陵,让她们亲眼去看看三皇子、五皇子到底是被冤枉的还是根本就不孝不敬先皇和列祖列宗。”秦钰怒喝。

柳太妃和沈太妃从轿子中出来,当街跪在地上,悲惨地啼哭,“皇上,先皇刚刚仙去,您不能不顾手足之情处死三皇子和五皇子啊,先皇在天之灵也不得安寝啊。”

秦铮和谢芳华站在青岩身后,并没有立即出手,二人都在观察玉兆天的武功路数,同时又注意着阵中的动静。

秦铮眯起眼睛,手下动作去没停,只不过手腕一转,将刺向玉兆天的心口剑偏离了一寸。

他脸色在浓浓的血雾色下十分苍白,托住玉兆天后,先看了一眼他的心口,之后,抬起头,对秦铮道谢,“多谢手下留情。”

谢芳华一怔。

秦铮没说话。

谢芳华慢慢地点了点头,若不是因为回北齐救她姑姑,言宸也不会暴露了身份!

二人进了城,直奔忠勇侯府。

谢芳华不答话。

谢芳华看着那片林子,眸色昏暗。

让她好奇的是,北齐皇室的公主,怎么会媚术?

“姓齐?”秦铮看着她,挑眉,“你是北齐皇室的公主?”

谢墨含一瞬间白了脸,侍书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早先他该不管不顾拉了小姐离开。

------题外话------

平阳县守都快要哭了,他活了一把年纪,自认为得皇上器重,将他放在这三百里地的平阳城重镇。朝中上到重臣,下到寻常官员。都不敢找他的麻烦。知道他是皇上的人。在平阳城一待就十年。可是这些人里,不包括秦铮。

二人齐齐一惊,木立当地。不知道是不是该进去。

他虽然不待在京城,但是平阳城距离京城太近,是以,对于英亲王府的二公子秦铮,他也如一般人一样,不敢触他麟角。据传言,铮二公子说一不二。若是正当他气头上,你最好乖乖认错。也许他气还小点儿。但若是你不识好歹,不懂得他的脾性,生生在他面前顶着烟上继续碍他的眼,那么不死也会被他扒一层皮。

谢芳华没想到秦铮突然推开她,她遂不及防,身子晃了晃,便随着椅子栽到了地上。

秦铮点点头,忽然问谢芳华,“被秦钰拿住的那个人对你极为重要?”

房门关上,谢芳华见秦铮扔了筷子喝茶,对他问,“不吃了?”

“是啊,查了就查了。查出更多东西来,更利于皇上逐一击破!”谢芳华面色淡了下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