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最倾城:第65章:忍耻苟活

公主最倾城 作者: 野心猫和栗子面包

“还想跑?”

整个过程,苏放看在眼里,却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开。

……

林微微目中生出怜意,柔声道:“方妹妹,你如今不同往昔,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倒是尹潇潇赵长卿和萧语晗,闲空都多的很。她们年少时都是莲池书院里出色的学生,尤其是赵长卿,当年曾大放光彩。可惜谢明曦后来居上,盖过了赵长卿的风头罢了。

提起李太后,俞皇后轻叹一声:“本宫也盼着母后早些病愈。”

……

每年送往临安的养老银子,也不过五百两。算来还不够给谢明曦设一个练武房。

谢钧反射性地点点头。

有如此浓厚圣恩!足以抵消一切了!

尹潇潇点点头,快步进了屋子,抱起儿子狠狠亲了几口。

“皇上对寡嫂,难道毫无敬重怜悯之心?”

“江凝雪,你今年已十四岁,不是几岁孩童,有眼睛会看,有耳朵会听,更该动脑子去想。这世上,到底谁真正在乎你疼惜你!”

……

俞皇后淡淡一笑,头也未回,又落一子:“和我对弈,你竟还敢分心去看学生的动静。今日你是非输不可了。”

大齐未来的皇后萧语晗,也不能例外!一炷香后。

刚出了禁足没几日的端妃也来了,被关了大半年,端妃神色间再无往日的飞扬神采,看着老实多了。

俞皇后没吭声,众人也颇有默契地闭嘴不语。

如此刻薄的话语,充满了鄙薄恶毒!

孙夫子到底有几分心虚,率性移开目光,迈步去收第三排的试卷。

同窗数年,李湘如不但学业被谢明曦稳压一头,口舌争锋也从未占过上风。现在做了妯娌,李湘如竟将这些都忘了不成?

俞皇后的用意已经颇为明显。就是要全方位地压制住三皇子,三皇子必须低头,事事都以俞皇后的意志为先。

盛鸿都替三皇子难堪:“堂堂太子,做到这份上,也太憋屈了。”

按理来说,这宫宴应交由萧语晗这个新任皇后才操持。不过,荣升为太后的俞太后显然并无放权之意,依旧照着旧例吩咐下去。

很快,头部受了重伤的丁公子被抬进了移清殿。

……

魏公公苦着脸禀报:“启禀蜀王妃。蜀王殿下和宁王殿下去了练功房,不知怎么的,鲁王殿下和闽王殿下也动了手。”

四皇子经此重创,实力大大受损。更重要的是,建文帝也对四皇子生了疑心。这对四皇子来说,才是最致命最可怕的重击!

顾山长点点头,不再多说。转而叹道:“真没想到,他竟是男子,整整瞒了世人六年。”

陆迟盛渲一脸赞叹。

这一晚,四皇子又歇在了谢云曦的院子里。

……

徐氏在福临宫里待了半日,有幸和谢皇后一同用了午膳,然后才回府。

永宁郡主自幼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何曾挨过打!

俞太后立刻说道:“你立刻去移清殿,和两位阁老商议对策。”

谢明曦在从玉的伺候下更衣梳洗,随口问道:“殿下可曾回来?”

仿佛常年带着一张微笑面具的谢明曦,终于露出了无情冷漠的真容。

谢老太爷尚未出声,永宁郡主便来了。

谢钧怒目相视:“他这等行径,便是杨姑娘嫁他为妻,也辱没了人家。还想让人家甘心做妾!你有脸说,我都没脸听!”

……

点翠也比往日憔悴了许多,再没了妖娆妩媚的风韵。垂着头去厨房领了午饭,刚要走,耳边忽地听到熟悉的淮南王府四个字。

素来沉默寡言的周全,见了英姿勃发的廉将军,黑脸悄然一红。

赵阁老无言以对。

门忽地被推开。

无辜被波及的谢元亭:“……”

永宁郡主当然不会料到,这是谢明曦一手主导的好戏。

没料到,老虔婆竟被一颗莲子噎死了。

做承恩公的指望看来是没了。

“刚才真是大快人心!”尹潇潇神情激动:“江家人实在可恶,杨夫子早就该下定决心,和江家撇清关系了。”

身为夫子,便该尽心教导所有的学生。

盛锦月呆呆地坐了片刻,不知何时,泪水溢出眼角。

宫女口中的谢姑娘,正是入四皇子府为侍妾的谢云曦。

“殿下问我是谁?”谢明曦嘴角浮起一丝讥讽:“我倒想问问,殿下又是谁?”

建文帝目光一扫,匆匆看了一遍,面色也有几分不喜:“书院乃是静心学习之地。这个盛锦月,学业不如人,倒用这等不入流的手段。”

俞太后在病中,几乎每日都召芙姐儿作伴。

李湘如既惊又急,不假思索地冲上前,攥住李默的衣袖:“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别这么冲动。殿下今日心情阴郁烦闷,你万万不能再招惹他了!”

四皇子满心怒气,无处可泄,出手时毫不留情。

昔日的同窗好友,不知从何时起,渐生隔阂。做了郎舅之后,这份隔阂,并未消失,反而堆积得越来越高。

相反,谢明曦却面色红润容光焕发,气色好得令人艳羡嫉恨。

站在一旁的碧桃,心疼自家主子,低声劝慰道:“殿下心志坚韧,定能撑得住。倒是王妃,每日三餐都吃得极少。长此下去,哪里能撑得住。”

谢明曦听出六公主的言下之意,扯了扯嘴角,并未多言。

谢明曦微微一笑:“多谢母后盛赞。母后既喜儿媳陪伴,儿媳今日便留在椒房殿里,陪着母后。”

昌平公主身心俱疲,回了寝室歇下。

可千万别被气昏!

“不去谢家,此事定然难了!”淮南王收敛了所有的愤怒失望,面无表情地说道:“要平息流言,最快的办法莫过于干净利落地和离。”

该来的总是会来。

这一回,不必谢钧张口,永宁郡主已沉了脸,目光如飞刀一般嗖嗖飞了过去:“住口!天家之事,岂容你胡乱揣度!”

只可惜,谢明曦丝毫不为所动,也未回视。仿佛根本没看见他的挑衅一般。

至于建安帝……在皇陵遇袭的第一日身受重伤,身上中了数箭,满身鲜血。之后便被抬走,再无人见过。是死是活,无人知晓。

尤其是颜蓁蓁,放言要尽情饮酒一回。结果,几杯一喝,便趴到了桌上。

杨凝雪感激地笑了笑,搀扶着杨夫子的胳膊离开。

三皇子微笑道:“你一个人回府,我放心不下,特意来接你。”

前提是,三皇子这个储君,行事不能过分过度。

或许是她前世活了数十载,经历过的事情太多。或许是因她曾看过世上最险恶的人心,对人性的凉薄自私早已深有体会。

顾山长哑然片刻,才笑着叹了一声:“六公主言之有理。是我太过在意名次,反而失了书院大比的平常心。”

佟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谁也不忍心苛责她。只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安抚佟悦,而是另选合适的人选替佟悦参加比试。

顾山长目光一扫,尚未出声,谢明曦已挺身而出:“山长,今日便由我替佟悦参加比试。”

六公主微微眯起眼眸,心中涌起杀意。

六公主眸光一闪,点了点头。

一个个端正而立,目光低垂,纹丝不动。一开始的雀跃欣喜激动,在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中渐渐消失。

不过,皇上也来,是不是不太合适?这里到底是萧语晗的寝宫。身为寡嫂,和小叔子还是避嫌些才好吧!

福临宫里。

短短几个字,便如灵丹妙药一般,令梅妃的眼中重新有了神采:“鸿儿,母妃知道现在委屈了你。你再忍上几年,待你长大了,有了自保之力。母妃定然亲自向你父皇禀明一切。欺君之罪,母妃自会一力担下。”

宫中的椅子就是不一样,也不知是什么名贵木料做出来的,宽大结实,还散发出隐隐的香气。

这个男人,曾令她畏惧惊恐,不敢靠近。后来,为了在宫中生存,她殚精竭虑,引起他的注意,也终于有了伺寝的机会。

尹潇潇猛地抬头,瞪了过去:“你笑什么?”羞恼之下,连尊称也忘了。

众学生:“……”

四皇子自少时起练习射御,御马的功夫确实极佳。各式御马的动作做得十分精准,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自然。

尹潇潇不愧出身将门,自小习武,射御同样出众。御马的动作干净利落。谢明曦也毫不逊色。

六公主!

鲁王同样茫然:“不、知道。”

鲁王闽王沐浴更衣填饱天子后,在烛火下一起看信。

盛鸿已为他们做到这一步,他们再不领情,枉生为人!

鲁王鼻间一酸,滚热的泪水滑落脸孔。盛鸿右手稍一用力,锐利的刀锋便会刺入宁王胸膛。

可惜,宁王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头也没回便走了。咚咚!

林微微这才有些娇羞地应道:“其实,我也很高兴。”

是啊,如果四皇子真对陆迟怀有异样的情愫,见陆迟定亲,心里不知如何咬牙切齿。何来心情“庆贺”?

也不知徐氏被谢明曦灌了什么迷魂汤,事事向着谢明曦。

……

“住口!”永宁郡主阴沉着脸呵斥:“有锦月的教训在先,你不可枉动心思。”

谢钧谢元亭俱骑马,谢明曦独自乘坐马车。驾车的车夫,是谢府里最好的车夫,姓丁,在家中排行第二,平日被人称呼一声丁二。

盛鸿也道:“我也一并留下吧!”

连一个十一岁的少年也不肯放过。

椒房殿。

太医院里有十余个太医,执掌太医院的张院使已经年迈,致仕告老也就是一两年间的事。下一任院使,非赵太医莫属。

……俞皇后笑容微微一顿。

六公主扬起嘴角:“多谢父皇。”

身为女子,耍赖不认账天经地义。

叶秋娘今日心情不佳,根本不理人,低着头走得飞快。

余安一直在外跑动,每隔五日才会到谢府来一回。谢明曦召见余安的时候,连从玉扶玉都不在一旁。

门咿呀一声开了,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脸孔。

“我得了空闲就来看看你。”芷兰柔声说道:“我要当差,也不能整日陪着你伺候你。你心中别不高兴才是。”

芷兰柔声细语,安抚卢公公几句,才起身离开。

哪怕是如河间王一般做个傀儡,他也一百个情愿一千个情愿。

盛鸿收敛笑意,淡淡说道:“先帝被谋害,朕只能当起重任。自登基之日起,朕便暗暗立誓,要做一个贤明天子。”

盛鸿笑了一笑:“扶他做宗正,能不能坐得住这个位子,就得看他的能耐本事了。”

林微微早产之事,她也有所耳闻。虽说一直不太对盘,到底同窗一场。四皇子和陆迟又是知己好友,自己也该登门看看才是。

“……祖父,一切都是孙儿的错!是我心盲眼瞎,看不清四皇子的真面目。将他引为知己好友,差一点就害了妻儿!”

众皇子和皇子妃一同行礼。

谢明曦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捶得岔了气,无奈地笑道:“尹姐姐,你该不是恼羞成怒,想一巴掌拍死我吧!”

谢明曦含笑听着,半点不恼。

……

众少女早料到此事,不过,亲耳听到之后,难免有些怅然。

同被凤旨赐婚的萧语晗李湘如尹潇潇也未受波及,她们这些无辜的同窗,却落了一个识人不明和瞎子无异的名声!

还是这般清高固执!

今日李府也有人来道贺,正是李夫人。

嫡亲的兄妹,难道还不及同窗之情?

一边说,一边哭。

……

给奸诈似鬼的谢明曦下巴豆?亏这对母子想的出来!

门外站着的,是蹙着眉头的林微微。

林微微也是一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目光迅速在谢明曦和六公主之间飘了一回。

六公主的魂魄却不知去了何方,被来历成谜的幽魂占据了躯体……一想及此,她便满心怒火,恨不得立刻回转,将那个鸠占鹊巢的幽魂揪出来……

谢云曦踉跄着后退几步,然后冲出了学舍。顾山长一觉醒来,犹自觉得头脑有些昏沉醉意,自嘲地笑道:“果然是上了年纪。区区一壶果酒,竟也令我醉了一回。”

若瑶早知顾山长心意,闻言欣慰不已:“谢三小姐蕙质兰心聪慧无双,定能继承小姐的衣钵。”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