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最倾城:第10章:心腹之言

公主最倾城 作者: 野心猫和栗子面包

面前的这个男鬼才真的叫狮子大开口,宫弦都没敢做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简直就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唉,渣男啊渣男。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蓝先生就来到了我们的身旁。只是他看也不看我们就从我们的身边走过了。

“哇哇哇哇!”我被吓得一直往后退,直到我的身体撞到了身后的房门,这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我眼花了吧!

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去探究着阿明的生死。而就在当我打算再次将木棍去触碰阿明的身体时,阿明竟然翻了一下身体,从仰卧的姿势变成了侧卧的姿势。

“太爷爷真好,太奶奶要是也这样那就太好了!”

我也不用吃,也不用喝,每天就是呆在餐桌上看着眼睛能看到的风景。

我不忍再看,但是我也不好说什么。就像你要去吃猪肉,吃牛排。难道我还要跑到你的面前,对你说你犯了错会有猪或者牛成精来把你杀掉吗?

这次出门我没有带包,所以我身上就再也拿不出来别的物品了,于是我就转头去看张兰兰跟蓝先生,看他们都取了些什么出来。

“张兰兰,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

“大哥,如果你死了以后,你是会选择投胎重生还是为了保持生前的记忆而选择躲在黑白无常找不到的地方活下去呢?”忽然小女子停了下脚脚步,很认真的问大明这个不该从那么小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

我的心就像是漏了一个节拍一样,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去点开这个窗口,虽然不知道小米找我有什么事情,但是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反正一定是没有好事了。

我看到张兰兰一脸的无奈。从她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把桃木剑递给了我。

这一等就是大半个小时。眼见太阳都即将要落山了,可是那个头牛还在那悠哉的啃着路边的青草,一点儿也没有挪窝的意思。

突然间,抓住了我的腿的那个鬼怪张开了一个比张兰兰的头更大的嘴巴,眼见着似乎就要先把张兰兰给吞掉,我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就用带血的手去握住了宫弦的那个戒指。

离子木在水里游了一圈,趴在岸边,用两只手撑着脸。冰蓝色的瞳孔注视着程秀秀,她呵出一口凉气,缓慢的说道:“怪不得,我还寻思,这湖水内几时会有人血。可是姑娘,被这花朵的刺弄到的伤口,用湖水来清洗是无论如何都愈合不了的。”

我舔了舔已经有点干裂的嘴唇。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其实我太盼望能见到人了。

我知道,我之所以能够走出来,一定跟宫弦有关。

继母一听,就立马知道宫建章一定是被上了身。连忙谄媚的好言相劝,还一边对着吴兵说:“吴兵啊,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也先回去吧。”周围叽叽咂砸的人们,看到事情演变成现在这样,顿时间都鸦雀无声。

我踩在地上,依然发出了那沙沙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山谷里,声音还是那么的大。

我想了想,半个小时。似乎也不影响我的什么行程。于是我说:“嗯好的,没有关系。麻烦你了。”

近了,更近了。我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紧盯着那女子的脸。当从一个小黑点慢慢放大,直到我看清楚那人的脸时,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夜幕低垂,窗外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狼叫。我房间的门也在不停地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偌大的宫家,怎么就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黄拓跋的家是三层高的洋房,四周全部被各种各样的鲜花围绕,各种果树也是一应俱全。

更糟糕的是,我们出来时,张兰兰并没有把她的包裹带过来。

可是虽然宫弦这个时候对我客气的不行,性格也温柔似水。但是我却忘了一点,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于是我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就想吃各种各样好吃的。你会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面前一个女鬼说道:“这件事情恐怕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想老爸应该会知道,你问问他就行了。”

不行,我得自救。我看了一眼车窗处正四处玩耍的游魂,已经顾不顾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有害。我跟张兰兰必须下车。只有我们下了车后,宫弦才可以腾出手来画符,才可以对付得了那棺木里的恶灵。

我不敢去堵宫弦能否撑到冰片融化之前把制服棺木里的恶灵,那样则是即不需要我冒险出去,又打败了那恶灵。从那恶灵此时还能气定神闲的说话来刺激宫弦的嚣张来看,我决定还是下车。

我连忙探身过去,看到她已经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是生是死。于是我对陆雅说:“我就不跟你去吃饭啦。下午才吃的东西,现在都不是特别饿。逛了一天我也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陆雅扯着宫一谦,继续胡闹的说:“你是不是讨厌我呀?甚至你是不是都没有考虑过要跟我结婚呢!”

“就是不是这一世又如何,都是她做的坏事。就算再轮回千世也洗脱不了她残害我的事实。”飞天蛮并不为所动。

无人问津,无人发掘。直到有一天或许会腐烂,散发出的奇异的味道,引人来观看。

到了这里,金龙竟然出奇的好说话,我也没有想太多,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心一紧,感觉一个利爪狠狠地扣住我的胸口。喘不上气,也吐不出气。

张兰兰听我说宫一谦并没有危险,她的八卦心就上来了。

喝醉的宫一谦让我心疼不已,可是我也什么都做不了。不如叫来管家,让他把宫一谦给送回去吧?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毕竟也是跟医生们约的时间,我们迟到的越久,付的钱就要越多,占用的是人家的休息时间,我也没有办法有什么不乐意的想法。

听到张兰兰的话,我感动的不行,感觉她已经帮我把所有的后路,还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帮我想好了。

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检查完之后,我就去找了张兰兰。

我本来是靠在张兰兰的身上,被他那大噪门一嚎,吓得我全身抖了几抖。

现在的人头总不能就像张飞说的那样,这么猖狂吧。如果要是这样,我感觉我无时不刻都在受到威胁。

没想到待我回到了家里后,我太太竟然出声质疑我这一晚上都干什么去了,不回家也不跟她说一声,还将手机关机了。正对我发火呢。”

经过昨天一天的经历,我学精了。遇事情要多问多了解。

“这次的买家应该是买了我们的笔,然后玩笔仙。现在的情况是听了笔仙的话,三天两头的半夜往学校里面跑,然后帮笔仙找什么东西。还让家人晚上在家里面点满白蜡烛,昨晚刚点的白蜡烛,我今天就看见了一个女鬼。”

宫一谦就是够意思,算来他已经救了我好几次了。我两眼冒光的看着宫一谦,只见他继续对我说:“那辆车带着你一路出了城,直奔凤凰山的方向,本来马路上是有路灯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经过的地方路灯都灭掉,我远远地跟在后面,又怕被他们发现了。于是我不敢开车灯,奇怪的是,他们的车竟然只有前面的车灯是亮的,后面的车灯并没有亮,这样就在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只能凭着我娴熟的车技跟着他们。”

张兰兰这时候开口了:“好了好了,先别说了。来日方长呢,你们着什么急,我都还是个孤家寡人。”

“听得见。”宫弦的瞳孔里如同装满了五彩的星辉,璀璨夺人,将我从桌子上移到他的手掌心上,就这一点点的动作,我都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器官都被翻江倒海的剧烈摇动了一番,然后才被什么东西给平稳的接住。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开心了?”

特别是完全就能想象得到,我看到的东西已经是很惊骇了,如果要是看不见,是不是我连一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如果我要是不去看,是不是就算那个东西已经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要将我给吞食,我也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由自主的往张兰兰的方向靠了过去。却看见张兰兰一脸黑沉盯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难道这个男人有问题?我靠的张兰兰更近了,整个人都几乎要靠到她的身上。

再说了,我们又不图他什么,说来他还得谢谢我们帮他除妖降魔呢。”

听张兰兰这么一说,我赶紧加快了脚步,对张兰兰说道:“那我们快点回去吧,早一点做出这药,我们也就能更加的安全一些。”

在我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身体时,我连忙朝着张兰兰大声的喊道:“兰兰,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它想要去打开窗户。”

看到张兰兰这样,我也松了一口气。只见张兰兰秀长的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不错,你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我刚刚问过爷爷了,他说可以一试。但是爷爷也说了,换血时就是降它的时候,因为这是非它本意,所以它肯定会反抗的。”

过了一会儿,小钰突然间从房间里大声的喊出一句:“喂林梦。这衣服是你要买还是我要买啊?怎么你让我给你挑,自己反而跑出去喝水了。”

这些不过是我们为了蒙混那个百宝箱里面的杜十娘给编出来的谎言,可是小钰却跟我聊得这么认真。

我满肚子不理解,走到了电脑旁,抢过鼠标,打开了刚刚我们聊天的那个文档。

“我确实是想到今天是有店铺三折甩卖的,如果要是不买两套衣服,我自己都为自己感觉到亏了。”张兰兰潇洒的在文档里面敲上了这句话。

我此时正惬意的坐在了即将飞往泰国的航班上。

却发现站在我跟前的是刚才那个去给我倒水的空姐。只见她手中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水,关切的对我说:“女士?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边说边往外走。大明与小功也上赶忙着跟上来。

看到眼前的这幅景象,我也是有些欲哭无泪,照这么下去,我在等个三五年都凑不够三滴血。到那个时候,真希望宫弦还能活着。

“化尸水。”兰兰脸色一变,我看到她的脸色都白上了几分。我此时无暇去询问兰兰那是什么东西,我把注意力看向了宫弦。

“好逼真的人偶。”张兰兰也出声赞叹。

早知如此,刚才我跟张兰兰跑什么呀,那时就直接跟他们请求帮助,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早已经把我们送到了磨盘镇上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