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手机版 第139章:踊跃输将

阳光在线手机版

十月芳菲尽著

  • [网配快穿]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012

    连载(字)

5201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9章:踊跃输将

“还别说,真挺怀念的。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希望老子能狠狠地揍我一顿,现在你也算是满足我的愿望了。他为什么会不认得我了。对他做了什么?”陈青云问道。

秦寂言和顾千城梳洗过后,又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才看得出人样。

“你在教训我?”景炎俊眉微挑,略有几分嘲讽的意味。

“殿下和顾姑娘感情真好。”互相喂食什么的真讨厌,欺负他们孤家寡人。

忠心要是这么容易就能看出来,那些主子还会花十几年时间去训练忠仆?

“殿下,你这话太深奥了,没懂。”顾千城是没有动,可她却没有忘记寻问秦殿下,有关七夕宴选妃的事。

五皇子被皇上看押起来的消息,虽然没有对外宣布,可景炎还是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他什么都没有了!

“看来,江家只有十八人,第十九是凶手的可能不存在。”江家并没有多大,要藏起一个人不让其他人发现,并不是容易的事。

看千城羞红了脸,老太爷也忍不住乐了,打趣道:“平日见你处处妥帖,像个少年郎一般,难得看你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皇城外,最高的那座山,山顶突然亮了起来,起先只有一个点,隔得远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亮光,就像是荧火虫的光芒一样,在这黑夜并不耀眼,可很快……

做暗卫,真得好苦。

暗卫碍于顾千城的命令不敢上前,可也不敢掉以轻心,只得亦步亦趋的跟着……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这几个不懂武功的人,就敢打她的主意,简直是找死。

“会的,那个孩子一向傻得很。”顾老太爷说这话时,声音是哽咽的。

“朕……”秦寂言刚开口,太监就走了进来,“圣上,倪月姑娘求见。”

猪头六能在这条道上占有一席之地,本事不差,眼光也不差,只一个照面他就看出秦寂言的不同。

土匪们虽不明所已,可却足够听话,一个个乖乖的后退三步,可举在手中的刀却没有放下。

顾千城没有监听老太爷和顾夫人的谈话,可从顾夫人的反应,顾千城能猜到老太爷要做什么,不由得叹了口气。

赵王简直比蝗虫过境还要恐怖,好好的一座小城,被赵王糟蹋的乱七八糟,秦殿下一路走来,眉头直皱。

老皇帝愤怒的喊道,而他一说完便是一阵猛咳,太监与宫女见状,默默地上前服侍老皇帝,没有人安慰半句。

凤老将军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睛一眯,提议道:“陛下要是不放心,可以宣封老大人进宫陪太上皇,他与太上皇的交情很好。要是封老大人还不够,还可以把顾老爷子叫上。顾家虽然没了爵位,可顾老爷子曾救过太上皇一命,有他们二人陪太上皇说话,太上皇也不会多想。”重点是有封老爷子在,就不怕老皇帝的人把他带走。

“好。”老管家没有再多说,立刻让人抬了担架过来,武毅钻进马车,将唐万斤抱了出来,见唐万斤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武毅皱眉道:“别露出破绽。”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一是以朝廷的名义,向大粮商私下买粮,并勒令他们不得说出去。

“连这点小事,你也不肯帮皇爷爷办?”太上皇怒,一脸阴鸷的看着秦寂言。

“果然是翅膀硬了,就不听话了。”太皇上胸膛起伏的厉害,可见气得不轻。

顾千城虽然早早的就出发,可之前就有许多人在城外等了一两天,即使她天不亮就到了城门口,前面的位置也没有她的份,等了一个时辰还卡在中间。

这个谥号一出,太上皇能高兴吗?暗卫这段时间一直在打探西胡天牢的情况,再加上风遥的帮忙,他们非常清楚西胡天牢的防守与官差交岗的时间。

暗卫带着顾千城蛰伏在天牢北面,静等时机!

冷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将他们的气息掩盖的更彻底,一行七人静静的趴在地上,哪怕全身都冻得僵硬,也没有动一下,包括顾千城。

“冲!”

显然,蜘蛛女就是那个虐待跛脚男人的女人。跛脚男人一家,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惨死在火海里。

秦寂言早上出来时,已经探了一次路,背着顾千城直接踏着树梢而过,完全不在地上留痕迹,一路凭借卓越的轻功狂奔,到中午时,两人已经到了山谷的底端。

秦寂言和顾千城在悬崖下,随意吃了一些东西,两人略作休息便准备出去。

“这就是龙凤双城的遗址?”蜘蛛女叶霜,看到眼前一片断垣残壁,不由得皱眉。

看到弟兄弟依赖、信任的眼神,猪头六刚弱下去的勇气,又蹭得冒了出来,“有什么走不了的,这地方我们熟,皇帝老儿可不熟。赶紧的小上船,我们跑,跑掉一个是一个。”他们没有退路可以走,别说他们绑了当今圣上的女人,就是没有这出事,皇上要碰到他们这种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也想要他的命,这些土匪的胆子还真是肥了,当初平西郡王带兵剿匪还剿的不够狠,居然没有让这些人学乖。

这是秦寂言不想看到的事,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想着出手破坏陈、顾二家的联姻。

因为药王谷主的事,六扇门最近没有处理大案,只有几个小案子在查。而外出查案的人,今天根本没有进六扇门。

难不成要让封老爷子自己醒了,可是……

大管家满肚子疑问,可却不敢问出口,就怕提起先太子,惹秦寂言伤心。

顾千城再次失踪的事,严重的打击了暗一身为顶级暗卫的尊严。要不把人找到,他这辈子……他可能没有这辈子。

皇上本就因为暗风楼的事,对他有所不满,要是他再说什么,只怕这件事过后,他就得出宫养老了。

本来他们造反就站不住脚,现在还拿普通百姓的命威胁朝廷,这事要传出去,他们再去攻城时,就没有哪个城会投降,城中百姓也会死战到底。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秦寂言一脸凝重,却坚定的道:“众位大人切莫再劝,朕心意已绝。要不走这一趟,朕会悔恨终生。也请众位大人放心,朕不会拿天下百姓当儿戏,半年后无论朕有没有为太上皇找到药,朕都会回来。这半年,还请诸位大人多多费心。”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右手挥空,顾千城左手上不知何时又多出一把小刀,在两个打手后退的睡间,顾千城左手往前,将刀子捅向对方,只可惜距离太远,只是划破了对方的衣服……

“现在怎么办?”顾千城双手环抱,盯着风遥猛看……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呵呵……”老管家嘲讽的笑道:“凭你们,有资格与长生门合作吗?”

他会告诉顾千城吗?

真不知,顾千城会怎么做。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秦寂言迎风而站,在灰衣人下船后,冷硬的唇线微微上扬,“走吧!”

老太爷的想法很美好,可现实却极度残酷,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要有那个本事,顾家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千城回来了?”顾老太爷先是高兴,可随即又变了脸,“千城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千城回来了,怎么不先来见他?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时间太短,要做的事情太多,景炎分身乏术,顾千城在景园呆了一个月,景炎只在当天见了她一面,之后两人再无交集。

景炎不信!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不过,她很快就缓过来了,“早点离开也好,漠北这块地方实在不适合住人,在这里呆久了,人都会扭曲。”

“什么人,去看看。”秦寂言脸色一沉,十分不满。

一个从战场上踏着万千尸体活下来,仍旧保持稚子之心的人,顾千城无法不信。

这个时候没有被点明的大臣,自是不会吭声。不怪他们冷血,实在是帝王的怒火,他们承受不起,他们只是自扫门前雪,而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是让所有人都黑!

听着一件比一件荒唐的事,秦寂言可笑又可气。

不等顾夫人开口,顾千城对身旁的赵婆子道:“去找三老爷,就说我们顾家后院有杀人犯。”

“站住,我看谁敢走!”顾夫人怒吼,赵婆子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寻求顾千城的意见。

封似锦会这么做并不意外,他是知道老皇帝没事了,听到京中有钦差来,他第一反应就是不好,要出事了。是以,不等秦寂言回来,他便擅自做主将人看守起来。

再加上封似锦反应快,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前,就将事情捂住,并没有任由事情扩散,秦寂言要私下处理也不是什么难事,左右隔着这么远,皇上就是想要查,也查不到什么。

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讲到棋艺有多高雅、多不容亵渎时,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不得不提高音量道:“老太爷,午膳摆在哪里?”

与其成为可有可无的存在,不如另辟一捷径,走另一条路,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要知道,大秦皇帝已经老了,没有几年阳寿,而唐万斤的身体号称不死,老皇帝要是知道了,会放过唐万斤才有鬼。

“带下去拷问,问不出东西,明天推出去杀了。”秦殿下虽然为了城中的百姓后退十里,可他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秦殿下自认不是小气的人,所以……

他会记得,给唐万斤留一份的。

就如同京城七夕那晚,如果他当时非要赶尽杀绝,景炎也逃不掉。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秦寂言一定是故意的。”景炎气得真想骂娘。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子车的运气不好,游错了方向,到不了岸。可同时,他的运气又极好,在他即将脱力、昏迷时,他遇到了一艘船,而船上的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他把顾千城交给子车保护,结果子车是怎么做的?

就这点时间,秦寂言也等不了。

收到君亦安信函的人,有九成都应了下来,就算不是自己亲自前来帮忙,也派来手中得利助手帮君亦安一马。

“我下午召集了大臣,商量攻打西胡的事。”顾千城避嫌不过问政务,可秦寂言却不在意让顾千城知道这些,刚认识顾千城那会,秦寂言就知顾千城不是一般女子,她的眼见与手腕,与男子也不遑多让。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秦寂言一脸无奈,“你这么调皮,你夫君压力很大。”

“祖父,父亲,你们陪了我大半天也累了,你们先去休息,等太医来再过来就好了。”顾承欢体贴的开口。

“我?我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我和老太爷把话说清楚了,老太爷退了一步,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了。”至于能安全多久,顾千城也不敢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