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手机版 第62章:百念皆灰

阳光在线手机版

十月芳菲尽著

  • [网配快穿]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012

    连载(字)

5201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百念皆灰

前方有诸般神兽开路,中间是无数车辇华盖,后方是金童玉女,神兵天将,更有道君之流,放出瑞霭祥云,金花天灯,诸般异彩。

模糊的泪眼,视线恍惚,尤歌耳边还回响着父亲母亲慈爱的声音,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家子曾经的幸福时光……那些记忆,仿佛就发生在眼前,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尤歌醒来时,鼻息里传来熟悉的味道,是他?

“……”

命令式的口吻,不容反驳,但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了浓浓的醋意。

那个人一直没说话,死气沉沉的,但当沈兆碰着这人的胳膊时,对方明显地表现出不悦,眼里露出惊慌,缩在容析元身后。

容析元浑身僵住,大手停顿在半空,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这丫头虽然内里是个孩子,但身材却是个妖娆的姑娘啊,奥凸有致的曲线,对男人来说是种难以抵抗的you惑。

尤歌以女主人的身份出现之后,不一会儿就回到了房间里,准备睡觉,可刚躺下不久就听见外边有动静,好奇地开门一看……

...尤歌一路被拉着走,神情呆滞,像个木偶似的,任由容析元这么拽着,整个人浑浑噩噩,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耳边还回响着先前容析元姑妈说的:“尤家欠容家一条人命!”

夜色下,某只大灰狼含笑将小白兔抱进屋子去了……

果然,记者真是迅速,酒会明明是禁止记者入内的,包括宾客们都是不能拍照的。尽管如此,记者还是得到了消息,报道了关于酒会的内容,其中要特意提到了宝瑞集团前任董事长尤歌的归来。

唐虞梅的律师,是何家请来的金牌大状,姓程,是个样貌堂堂的中年男子。

郑皓月见尤歌没有反驳,越发感到畅快,有种整人的快感。她虽然怀疑尤歌来宝瑞的动机,可是她也想趁此机会打压尤歌,想着尤歌被她踩在脚下,她就忍不住得意和兴奋。

只因为,这里有某个人吧……

不,这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将“奶爸”这一伟大的事业上升到了一个极致的精神高度。

“冉冉,你是不是多带了一份饭菜的?就给许炎吃吧。”

或许,就是因为成了植物人,所以才能重新赢回尤歌的心!

小男孩睁着大眼看尤歌,可手却不放松,还一个劲地笑……孩子当然没恶意,只是觉得头发好好玩,他不知道大人说的什么意思,紧紧拽着头发不放。

果然,这女人慌了,急忙后退……

“没有啊,她看上去好好的,不像是感冒的样子……可是刚刚有义工打电话告诉我,翎姐原来今天已经吐过四次了,早上一次,中午下午一次,晚上又吐了一次,还说翎姐不是今天才这样,昨天就已经有症状了。我估计翎姐是怕我担心,所以没说,我得去看看,如果严重,可能还得送医院。”佟槿嘴里碎碎念着,没留神,怎么尤歌也坐进车里来了。

尤歌仔细打量着翎姐,发觉翎姐比以前又胖了一些。尤歌心里暗暗有几分异样,表面上还是客套地说:“客气了,我是听佟槿说你身子不舒服,需要去医院吗?”

翎姐越是这样,尤歌越发感到非要知道真相不可。她脑子里已经在回想着某个夜晚,容析元在孤儿院过夜,那晚翎姐曾到过容析元的房间……

当年何矩在澳门遇到了翎姐的母亲,一个西班牙女郎,两人一见倾心,这让受够了包办婚姻的何矩重燃青春的冲动,带着这个女人来到了大陆,找个安静的小镇住下(在隆青市附近)。过了一段时间隐姓埋名的生活,可是好景不长,就在这女人生下小孩之后的第三个月,何矩的仇家找到了他,为了保护孩子,何矩与翎姐的母亲只好带着孩子跑到山洞,将孩子留下,假装逃跑引开仇家,等安全了再回去找孩子,但当他们回去寻找时,已经没有了孩子的身影。

“你的脑壳别乱蹭……”

熟睡的小宝宝天使般的容颜纯洁无瑕,粉嘟嘟肉乎乎的小脸蛋在柔柔的灯光下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可以让尤歌的心从纷乱中还能感受到浓浓的温暖。

“爷爷,您是累着了吧?快坐下。”尤歌眼里的关切那么真诚,有种令人心暖的力量。

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保持理智,容老爷子对尤歌的认识又更深一层,越发赞赏:“你能这么想就对了,我先前还担心你不理解我的做法,担心你看到我没将析元带回来,就彻底失望。很好,你越来越稳重成熟了,析元如果能醒来,相信他也会欣慰。”

小孩子这个时期正是见啥就啃啥的时候,璇宝贝现在最想啃的就是麻麻的手机。

大自然的馈赠是很神奇的,能让人的心情从烦闷到舒缓,能让人暂时忘掉现实生活中的不开心,忘掉那些负面的东西,只沉浸在这一刻的悠闲舒畅。

“沈兆,你留下来处理,我送人去医院!”

酒店房间里,尤歌、沈兆和佟槿,就围着许炎一个人转,那犀利的眼神都能戳出了个洞来了。

郑皓月跟众股东的唇枪舌战也是难为她了,一个人面对这么多张嘴。

他每次都说是公事,可尤歌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样的公事是会使得人做出如此怪异的行为。

他现在太虚弱了,一年多的时间里全靠营养剂支撑着生命,四肢那么久没动过,突然一下子要走路,事实告诉他……不行。

容析元在医院住了几天,今天打算出院,保镖们都严阵以待,一早就接到通知,医院门口很多记者。

容析元抬头看看不远处,属于何碧翎的那间卧室里,窗帘拉下来,阳台上没人。

其实容析元刚刚是从馋馋和另一只狗狗身上得到了启发,他看到佟槿抱错了,真正的馋馋是后来被抱起来那只,因为两只狗狗长得一模一样……

姜水?尤歌惊讶,刚刚还在琢磨呢,这就已经实现了?一霎间,尤歌心头像是被什么狠狠咬了一口,紧接着就是满满的暖意……他特意为她熬的?

他像一本书,眉宇间深深藏着耐人寻味的故事,让你在翻过一页之后还忍不住想往下看,想了解关于他的过去现在。

===========

“……”

光溜溜的脖子和手,耳朵,尤歌没有首饰。

但是,无论尤歌的出场有怎样的轰动,无论她做了什么来试图打击容析元,都敌不过他说的那句:“嫁给我”。

多么痛的领悟啊,如果不是到今天,她可能还沉浸在三个月中与他相处得好像是一对的幻觉中。

容析元搞不懂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不待见尤歌吗?为何又要来这里过年?

容析元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被尤歌的字字句句带来挖心般的痛,他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强行闯进去还是该走掉。

如果不是心里的那道坎儿过不去,她何必要拒绝一个大老远跑来的男人?

“你们……呵呵……你们还是人吗?真正的翎姐被害死,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介意跟何家来个鱼死网破!”容析元眼中的狠意含着浓浓的悲痛,他有个不好的预感,真正的翎姐可能早就遭遇不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