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手机版 第63章:驰声走誉

阳光在线手机版

十月芳菲尽著

  • [网配快穿]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012

    连载(字)

5201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驰声走誉

方继藩而今穿金戴银,一身最上乘的丝绸长衫,据说这丝绸,乃松江的妙龄女子们亲自采摘的蚕茧,再由最好的织工纺织而成。

他瞪了三个读书人一眼,便拂袖而去。

方继藩其实也知道,这等囤货举奇,只要自己乐意,甚至可以将乌木炒到一百二三十两也没有问题,可他知道,这样太费时费力了,与其如此,不如一口气将所有的乌木全部以百两的价格兜售给王金元,毕竟王金元这些人,才是资本运作和囤货居奇的高手。

方继藩明白了,自己方才太好的表现,简直就是在找死。

张懋似乎也觉得这话说得有些严重了,不过见方景隆后怕的样子,决心采取迂回政策,他眯着眼,淡淡道:“我那幼子张信,你是见过的吧。去年的时候,他在校阅中了第二名,得了银腰带,多风光,后来的事你也知道,陛下亲自下旨赐婚,将周王之女,龙亭郡主下嫁给了他,去年的时候,不还请你喝了喜酒?你瞧瞧,多气派,实不相瞒,龙亭郡主现在已有身孕了。”

这句话是极恶毒的,天王老子是谁,不就是皇帝吗,他方继藩满口天王老子,反了他了!

方继藩很激动,这是一个好时代啊,男儿大丈夫,作学问,研究历史,总不免有太多的遗憾,上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想不到终于来了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青衣小帽的家伙脸色却是变了,很迟疑的道:“少爷……您……您说……大有可为?”

太蠢了。

“哎…”方景隆长叹口气,却是无言,随即继续朝厅里走去,方继藩咂舌,像犯错的孩子,磨磨蹭蹭的才追上去,他倒是极想安慰父亲,却又不知该怎么出口。

不久之前,便有人来奏,说是南和伯方景隆平西南土司之乱凯旋还朝,已入了京城,不久就要入宫觐见。

理了老半天,便背不下去了。

邓健一脸欣慰的样子看着少爷,少爷果然本色不改,看来这病,是愈发的好了。

“……”方继藩万万料不到,这宦官竟和从前那个败家子有这么一层过节,做太监的,最记恨的怕就是人家骂他的缺陷,哎呀,这该死的败家子……

武官虎背熊腰,显得很是彪悍,他是方脸方口,反而和方继藩这般公子哥儿般的俊秀小生对照,有点儿鲜明……

方继藩便觉得自己牙痒痒的,这是黄世仁啊,有这样糟践人的吗?别的事方继藩可以不管,装自己的败家大少爷,可这等事,他就看不过。

他厉声咆哮:“咱不敢绑你?你说咱不敢绑你?咱若是不敢绑你,这姓便倒过来写!”

张懋气得牙痒痒,便怒气冲冲地道:“好,老夫今日虽奉旨主考,可你方继藩不是也要校阅吗?老夫就盯着你,看你这不成器的败家子敢不敢造次,来人,分发纸笔。方继藩,你坐这儿来。”

若是其他人这般笑,张懋还认为这小子不错,尊老爱幼。

一把扯住了王金元的胳膊,便出了客厅。

只见那博古架上摆满了各色的青铜器和青花瓶,王金元是牙行出身,还是有些见识的,他一脸激动的上前,握着一个青花瓶道:“这是宋时汝窑的天青釉弦纹樽……天,我看看……”

弘治皇帝感慨道:“说起来,朕确实是错了,朕只看到了眼前之利,而方卿家所谋得也是社稷之利啊。”

刘,李二人颔首点头。

这啥意思?

方继藩终于明白为何这古今中外的贵族都爱打猎了,因为真的很香哪。

陈彤匆匆而来,他见了弘治皇帝纳头便拜:“臣见过……”

陈彤一脸底气不足的模样。

给他们优惠,他们反而不要了?

当日……

为了节省,弘治皇帝早将仆从们裁撤了。

“这个……”刘掌柜上下依旧打量着弘治皇帝,却是笑吟吟的道:“这不太好说,你也知道,现在买卖做的艰难,处处都要银子,现在关中又发了大灾,小老儿说来惭愧的很……下月的备货,却不敢过于冒险……”

吓……

而这陈彤,倒是真的很有一番样子,短短一日之间,居然……

不少滞留在洛阳的燕人、楚人,竟也拿起了武器,愿意守城。

第一个表态的,乃是赵王陈贽敬,陈贽敬怒气冲冲,他心知这个条件,已经开始使人动摇了。

这其实没有超出陈凯之的预测,此前,他放出了梁萧,本质上,就是一场攻心之策。

此时,只能寄望于陈凯之的仁慈了,陈凯之却是一笑:“就算有罪,也不是你们的罪责,你们不过是一群听命行事的臣子而已,在朕眼里,有罪之人,乃是蜀王!”

数十万的楚军,本就是楚国倾国之力,倘若他们入楚,再加上项正的死亡,楚国国内,群龙无首,灭楚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梁萧只是粗重的呼吸,他闭上了眼睛,此刻……他在等下一秒那陈凯之的剑刺下,一剑封喉。

他丝毫没有犹豫什么,拔腿便走,一深一浅的踩在这泥泞之中,脚下的血水和浮在泥浆中的尸首到处都是,使他脚步踉跄,说不出的萧然。

于是越来越多人附和,马蹄阵阵,金铁摩擦的声音,恍如交响曲,于是长刀如林,战马奔的更急。

他歇斯底里的大吼着,觉得自己的嗓子竟像堵了似得。

有人大呼道:“陈军怎么会来,陈军从哪里来的?他们……他们是自关外回来的陈军!”

吴越其实并不急,反正有的是时间,雨水再下一些时候也好,他穿着蓑衣,站在山丘处眺望,看着远处被雨水浇灌的世界,还有那被雨水冲刷的洛阳城城郭,不禁感慨道:“说句实在话,这水一冲下去,下头这些人,只怕十不存一了,实是有些残忍啊。”

这时,有人踩着泥泞疯狂奔来。

梁萧笑了,冷冷道:“还有哪些跳梁小丑,竟还敢来送死吗?若是他们想死,还不容易,本都督自然成全他们?”

乌压压的一大片骑兵,这……这不可能吧……这是从哪里来的?

当初大陈皇帝即便是征伐关外的胡人,也不曾征用民夫,即便是从军的,也都给了丰厚的银饷,可现在楚人来了,蜀人来了,越人也来了,却直接将他们的牛马征用,直接取走了他们的粮食,再将所有的男丁编在了一起,每日不过三两黄米,却令他们日夜劳作。

“臣下只怕,若是如此……陈人势必更加仇视楚越了。”

“这……”吴燕心里苦笑,他自然明白,项正当然不愿意让越人白白捡便宜,希望让越人一起去赶工是假,到时连带着越人一起背这黑锅,方才是真的。

楚军九万余人,越军虽只来了先锋军马,可后续陆陆续续有十万兵马尾随其后。

刘涛肃容:“既如此,那么吾奉大汉皇帝之命,特来此,大赦西凉军民人等,陛下已击溃胡军,大漠平定,西凉国国师乱政,乱臣贼子也,大汉皇帝已敕封西凉皇子钱盛,为凉王,自此之后,汉凉一家,你既为汉臣,理当充作先锋,随本使前去捉拿乱臣,这是大功,朱将军可敢去吗?”

“万岁!”

二人被提上来,亦是被乱枪打死,辅兵们上前,将他们吊起,这里,早已排列了数百根木桩子,一具具尸首便被悬在木桩上,陈凯之再留下了一营人马,接着,下令回师。

他抱着自己的肱骨,泊泊鲜血流出。

这人又道:“第六营战果最大,是他们最先解决了阵地上的敌人,随即驰援了第一营的阵地,否则,陛下带着第九营,恐怕也要折损在此,幸亏他们赶来了,幸亏……真是万幸……”

夜课打开了他们的眼睛,使他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并不全然只有吃饱肚子,还有气节。

仿佛在这人间地狱里,磨难永远没有尽头,先是枪林弹雨,接着是火炮齐鸣,是那可恶的意大利炮,最终,却又是壕沟里的士兵顽强的抵抗,现在……他们看到,现在站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群无畏的人,远处,依旧还是枪声大作,还是炮火轰鸣,而在这里,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无奈何更多的胡人已自这个缺口涌进来,杀之不绝。

随即,这火炮拦腰砸下去,轰鸣声自蜂拥的骑兵群中响起,飞沙走石,硝烟弥漫,气浪甚至将马的人直接冲上了天,随即又如沙包一般狠狠砸落。

哒哒哒……

四面八方,急促的竹哨自方圆数十里纵横交错的壕沟里疯狂的吹响,可是很快,竹哨声便被那汹涌的马蹄声所淹没。

“哎……”赫连大汗一声叹息,即便明知道,对方是在逼迫自己进行决战,可赫连大汗,依旧还是佩服陈凯之了,至少……人家敢冒这个风险,所以即便陈凯之再如何狡诈,自己如何看穿了他的路数,可依旧……却还是进入了陈凯之的圈套,只能提兵决战。

赫连大汗的脸色已是骤变。

有人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