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手机版 第93章:具自陈道

阳光在线手机版

十月芳菲尽著

  • [网配快穿]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012

    连载(字)

52012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具自陈道

弘治皇帝豁然而起,他张大眼:“一泻千里是多少?已跌了三钱银子了,现在……到处都在出货,无数幸福集团的股票放了出来,可是……迄今为止,没人敢收,照这样下去,只怕……只怕……”

天可汗,呵呵……

卧槽……这些人已经疯了,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胆大妄为,真是胆大妄为。

这一些话,带着威胁,可是……弘治皇帝也解读出了一些别样的东西,他眉一沉,眼眸猛张,面上带着诧异:“什么,有人图谋不轨?”

这一脚,直接踹中突兀的膝盖,他的膝盖,又是生生折断,小腿的腿骨,吊在了他的裤管里,像半截藕断丝连的甘蔗。

这些跪地在首领酋长们却觉得自己的脚有点软,站不起,也不想站起来,这样跪着,有安全感……

一张笑脸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方继藩坐在马上,道:“英国公,陛下清晨起得太早,只怕有些疲倦,你先退到一边,陛下有旨,此番会盟,展现的,乃是我大明对草原诸部一视同仁,这关内关外子民,俱都被陛下视为己出的恩情,百官,不必尾随了,就让我带着一些禁卫,还有刘瑾刘公公随同即可。”

萧敬道:“且慢。”

若是长得像,乔庄易容一番,倒是让太子想办法,代替弘治皇帝去,倒也无妨,可是……真不像啊。

可是,怎么安排,这一场大礼呢。

“我……”王不仕道:“府中的账目,你是看过了的吧?”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好了,卿家退下吧,可别弄出什么事才好,凡事,都要有度,知道了吗?”

人们贪婪的看着王不仕。

海贸,历来是很挣银子的,那西洋的香料,佛朗机的钟表,大食的毯子,还有从大明出口海外的瓷器和丝绸。

偏偏,他又不能显得少见多怪,心里憋得慌。

这是奢侈无度啊。

待方继藩来了,弘治皇帝,抬头看了方继藩一眼,轻描淡写地道:“王卿家,是怎么回事?”

弘治皇帝皱眉,他不喜欢这样的风气,却还是道:“既如此,那么,要让王不仕奢靡,何以,让他戴那么粗的链子,还有那个墨镜,朕看着,瘆得慌,总觉得是瞎子一般,还有……”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方继藩颔首点头。

邓健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小人觉得……”

“此人叫邓健!”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你再说一遍!”

朱厚照想了想:“有的是方继藩说的,有的,是儿臣自己想的。”

陛下最大,说啥都行的。

他们这一路,遭遇的危险数不胜数,早已是习以为常。

这样的情况,王文玉此前就遭遇过,因而显得格外的镇定。

此前,就传出消息,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买入了三百万股……

“哼!”人群中有人一甩头,露出了骄傲之状:“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

外头,几个护卫听罢,正待要进来。

可是……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他几乎已经可以确信了。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当然,这世上,历来是买涨不买跌。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刘瑾噗通一下跪地:“在,在呢。”

刘瑾则乐呵呵的站在朱厚照和方继藩身边。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这令贵人很是欣慰,他被病痛折磨的不清,想不到在遥远的东方,居然在这里,还可以看到如此优秀的理发师,瞧他有板有眼的样子,讲究。

这是一个西班牙人,因为他的衣衫上,绣着阿拉贡家族的纹章。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可是……他必须治疗,来和魔鬼进行对抗。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方继藩有时,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女医学堂,竟有几分失落感。

方继藩一头雾水,不知啥事,等看了奏报,方才道:“陛下,儿臣这徒孙……”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

“我……”刘焱已是急了,这刘女医,现在可是炙手可热啊,现在都到了这个份上,无论如何,也要争取,他刚想要争辩。

弘治皇帝朝梁储摆了摆手,笑道:“卿不必谢朕,谢方卿家吧。”

这……接下来,会有什么影响呢?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一般人家,若是获得官府的匾额,那就已足够显荣四方八里了。若是皇帝下旨,赐其牌坊或者石坊,这石坊上,定还会有翰林亲自书的文章,称赞其家族,那么……便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在地方上,足以显赫一时了。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到底是怎么了?”

弘治皇帝脸上凝重起来,不禁皱眉问道:“何故?”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他很懊恼,在解剖房里,为啥一定要将自己全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否则,自己改捋起袖子,展现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梁家安静了。

半个月之后。

她神情焦灼,显然……自己也不确信,是否有用。

而梁如莹今日救治,倒是指挥若定,颇有几分女中豪杰之风。

只是遗憾的是,这梁家之女,居然如此伤风败俗,虽然梁家身份高贵,可对于诗书传家的刘家而言,却不得不忍痛割爱了,刘家是体面人,无法容纳那样的女子,何况,自己在都察院里公干,乃是清流,万万不可自己的名声,有所毁伤。

刘健的声音,戛然而止。

…………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刘文华也是愣了,可愣归愣,心里还是格外的激动。

到了这个份上,岂会容的这些妇人们在此放肆。

自己的皇祖母,归天了。

当初先皇帝在的时候,他这个太子,多艰难哪,还不是本宫时刻陪伴左右,不敢说为他遮风挡雨,可也没少为他筹谋吧。

而后,他又开始谋划着阵型……